特首林鄭月娥昨日會見傳媒,最受關注的問題是政府會否引用《緊急法》?林鄭回應任何可以止暴制亂的法治手法都會考慮。說法一出,建制陣營紛紛解畫,反對陣營更加大為緊張,齊聲喝止寶劍出鞘。

  比戒嚴寬廣有用

  特首對於引用《緊急法》言而未盡,卻已如震聾啟聵。中央一早明言,香港管治是行政主導,不是三權分立。行政主導源自港英政府,戀殖者應該十分明白,總督權力非常大,其權力來源是《英皇制誥》和《皇室訓令》,市民問責的權力極小。雖然香港回歸前,殖民地加速開放,下放了部分權力,立法會等有直選成分的議席,然而法例中賦予行政首長的各種權力仍然非常巨大,比較接近美國的總統制,多過英國的內閣制。特朗普的權力有多大,過去三年港人大致應該看到。

  特首以現行法例二四一章制訂《緊急法》,即是其中犖犖大者之一。當引用《緊急法》之說浮出,行政會議成員先後出來解畫,身為資深大狀的湯家驊回應時指立《緊急法》好過戒嚴,又指若然立法後不服者可以司法覆核。反對陣營的法律團體就指立法若然與其他法例有牴觸,一樣可以打官司。

  湯大狀說立法好過戒嚴,又說可以司法覆核。這些說法有點淡化味道,或者是不想公眾覺得這是事態嚴重的大動作。若說引用《緊急法》好過戒嚴,從社會運作或者有此感覺,但不代表其威力較細。因為戒嚴主要是針對街頭活動,《緊急法》掌控的範圍更加寬廣,譬如說遞解出境,就不是戒嚴可以做到。

  覆核難阻行政權

  引用《緊急法》是否可以覆核呢?答案是可以,而且這也在政府意料中。若然政府立法,不排除有反對派狀師會這樣教路,令人誤以為法律無效。實際上,香港法治社會,政府任何行動,理論上是都可以打官司,可以覆核。然而,要問的是,既然法例賦予行政長官這個權力,不滿者去覆核,勝訴機會有多大呢?以香港目前的亂局,法庭推翻決定的機會有多大呢?

  更重要的是,行政長官有權立法,不滿者有權覆核,在立法未被法庭推翻前,立法依然有效。君不見特朗普簽署的行政命令,基本上一出就施行,影響立現。在野人士搞其打官司,往往變成賊過興兵。特首立法目的是止暴制亂,她提出對話,反對人士要求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街頭衝突不斷升級,若有拖延隨時搞出人命,責任隨時又拉到政府頭上,兩害相衡應該如何選取呢?

  引用《緊急法》之說一出,反對陣營大為緊張,律師出身的涂謹申直言其威力好大。雖然聲稱有法未必能震懾市民,但「滴汗」表情已經流露,其反應比其他反對陣營的律師來得老實,更值得參考。

  仍屬本地法範圍

  香港實行一國兩制,《基本法》有不同條文確保落實不走樣,當中不乏辣招。相比之下,引用香港法例,在心理和實際上的衝擊都較少,特區政府不想《基本法》辣招出台,就要在本地法例想方法。反修例惹起軒然大波,但既然法例已經拉倒,有人見好不收要去挑戰一國原則,特區政府以兩制下的本地法例應戰,又怎能不說是克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