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芬的工作大部分時間都要面對很多張臉,她很享受她的工作。印象中,她好像從沒試過不想上班。 

  作為一個美容師,琪芬覺得自己稱職有餘了。因為她能運用自己的專業美容知識幫助客人整理儀容、修護皮膚,無論滑不留手或是粗糙的皮膚,到她手上都一絲不苟地為她們完成護理程序。琪芬工作的美容院並非那種享負盛名,有連鎖分店的大公司,只是一家小型美容院,很多顧客都是住在本區的人,有時甚至一家幾姊妹連媽媽都同樣是琪芬的客人。讓她加倍滿足的是除了能當個稱職的美容師,琪芬更不時充當輔導員。可能因為美容過程令人放鬆,客人經常在進行修護療程或按摩美容期間向琪芬傾訴心事,琪芬聆聽,偶爾也會給她們意見,為她們排難解紛。

  有時客人告訴她聽了她的建議,成功修復關係或化干戈為玉帛,琪芬都心感寬慰,覺得自己不但能成為大家的傾訴對象,讓人紓緩鬱悶,為別人排解憂慮,竟還能為人解決問題,也算功德無量。

  琪芬發現,大部分客人的煩惱都離不開與人關係。聽得最多的是為了和另一半的關係而煩惱,其次就是職場難題,來自上司、同事、客戶的,都有。每次聽到客人訴說工作上的委屈、辛勞與挫敗,滿腔怨氣,琪芬都像聆聽老調子,千篇一律的職場故事,相似的人物個性,不過仍是充滿新鮮感的,因為有些人的行為簡直匪夷所思。已婚的婦人多數抱怨丈夫、兒女,偶爾才有一、兩個感恩婚姻美滿、家庭和睦、兒女成材的婦人。已婚者有已婚的愁煩,未婚者也有未婚的困惱。不少未婚女子煩惱的都是另一半遲遲未開口求婚,看着身邊的人陸續宣布喜訊,自己的婚事卻好像遙遙無期,替人高興之餘,心也不禁酸溜溜。自己開口向男友提出婚嫁又怕尷尬,更怕不自覺逼迫了對方結果一拍兩散;不提出又擔心男友根本無意成婚,日復一日,無了期的等待只怕自己變得人老珠黃,甚至稍一不慎即滑入高齡產婦的行列。對她們來說,除了來自朋友圈的無形壓力,家裏長輩經常施壓也是巨大的精神重擔。

  琪芬怎會不明白呢?對此她深有同感,不過她不是擔心未能結婚,她連男朋友都沒有,而是因為妹妹和弟弟都比她早婚,弟弟甚至已成為爸爸了,但琪芬還是獨來獨往。其實琪芬也不是從沒追求者,她也試過拍拖,不過她更享受獨身的自由,尤其聽了那麼多別人與伴侶相處的問題,琪芬想到都覺得怕了,人生光陰有限,何苦自尋煩惱、自掘墳墓。她當然不介意別人結婚,因為這是他人的自由,只是她也希望自己的選擇不會遭到白眼。然而,除了妹妹,家裏沒有人知道她是獨身主義支持者,因為琪芬曉得家庭觀念傳統的爸爸媽媽一定不會支持她,為免令他們浪費時間千方百計勸說,也不想為自己增添煩惱,所以琪芬寧願不讓他們知道。每次有人問起,她都嘻嘻哈哈蒙混過去,耐心聽完那些語重心長的勸說,不時點頭「回應」,彷彿同意、明白,其實心底裏她只當聽別人的故事。

  和客人聊天,也讓琪芬深深明白到當局者迷的道理。有時有些客人振振有詞地批評伴侶,但耐心細聽,橫蠻無理的根本是她本人。琪芬覺得要和這類人溝通特別大挑戰,因為不願同意、附和她,但又不能直接批評她。既要讓她知道自己的問題,又要避重就輕,讓話聽起來不那麼刺耳,確實需要很高超的技巧。琪芬初出茅廬時就曾因說話不夠婉轉,「直腸直肚」而碰釘撞板,得失過上司,也得罪過客人。其實從前的琪芬也常因說話太直率而闖禍,年輕時更甚,日漸長大才學會就算率直,也要顧及別人的感受,這是禮貌,也是美德。

  雖曾碰釘子,不過琪芬這種坦率不造作的性格讓她結識了不少知心友,畢竟在充滿狡詐的人的群體中,真誠的個性太難得了。這驅使琪芬更想好好認真學習說話的技巧,因為真心難得,她不願意傷害了知交。

  有些客人,也直言因為覺得與琪芬聊天分外投契,又滿意她的手藝,所以每次光顧,都指定要預約琪芬作她們的美容師,更會介紹友人找琪芬美容。能夠累積到「回頭客」,當然使琪芬大有滿足感,因為除了手藝得到肯定,更重要是連繫人與人之間的那點情誼,即便不算深交,也是一種信任。

  琪芬不知道自己能做這工作到幾多歲,十年以來看到愈來愈多青春少艾入行做美容師,美容院也開得成行成市。和她一起成長、一起悄悄變老的客人的臉保養得再勤奮,皮膚細微的衰老、幼細的紋理就算不顯眼,也騙不了人。不過琪芬還是感恩,為自己能夠有一份令她享受、投入、充滿自信的工作而感恩,她仍期待和客人一起皮光肉滑地慢慢變老。  (完)

  文:游欣妮。喜歡寫作、手作、閱讀。曾出版散文及詩集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