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天生嚴重聽障,僅餘六、七成聽力,早前在國際預科文憑(IB)取得四十四分的蘇敬恒,將到英國劍橋大學修讀法律系。他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不因聽障而斷言放棄,自幼苦練發音,一直都在主流學校升學,他寄語同路人:「聽障只是身分特徵之一,但不是全部,更不是自我限制的藉口」,勉勵不應刻意標籤、自我限制。

  就讀德瑞國際學校的蘇敬恒,考獲IB四十四分佳績,名列榜眼,但誰能想到他一歲半前的世界是一片寂靜。九個月大時確診嚴重聽障,聽不到鞭炮聲,只能接收一百多分貝或以上的聲音。即使移植電子耳蝸,也只能恢復至常人聽力的六、七成。他表示,如果人多嘈雜就需要唇語輔助,加上耳蝸移植在左耳,「如果有人在右後方說話,我會聽不清楚。」

  蘇敬恒確診後在宣美語言及聽覺中心接受發音訓練,對手語只略懂皮毛。他表示,畢竟手語為小眾語言,連身邊親戚朋友也難以溝通,大大限制發展空間;而且學習手語遠較發音說話容易,容易產生依賴而失去說話的動力,繼而無法進入主流學校。

  苦練六年發音和說話技巧後,蘇敬恒順利入讀主流學校。他直言學習發音後,聽障對學習和生活影響不大,聆聽考試更不需要任何輔助工具和加長作答時間。他談吐自信,道:「因為聽不清楚而戴上助聽器,正如看不清楚而戴上眼鏡。我是個正常人,聽障只是身分特徵之一,但不是全部,更不是自我限制的藉口。」

  他的樂觀曠達,與家庭成長背景有莫大關係。蘇母本從事會計師,但為照顧兒子而毅然放棄工作。蘇母從不對他特殊看待,因為游泳須拔下助聽器,蘇敬恒憶述兒時剛學游泳曾藉故放棄,當時蘇母怒斥這是不為而非不能,當中一句話更改變他往後心態:「如果因他人說話而耿耿於懷,這只是自我限制。」他特別感謝媽媽的付出和支持,亦勉勵其他聽障學生不應刻意標籤自己的身體,發揮無限可能。

  蘇敬恒下月將赴劍橋修讀法律,立志入讀法律系與義工經驗有關。他表示閒時免費為基層小朋友補習,繼而受到啟發:「如果只是從事社工、醫生,每星期只可跟進個別個案,根本沒法從制度根本上改變孩子命運!」他希望藉法律改變社會現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