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三點水,人如其名,墨水不多,因緣際會,闖蕩江湖,資質平庸,難成大器,音樂世界,享受逍遙。)

  二〇一四年,鍾氏兄弟完成鍾《極》三部曲宣傳工作後,便暫別樂壇,想不到一別五年,全新帶來的卻是弟弟一諾(Roger)單槍上陣,翻唱粵語作品的個人爵士大碟《SONG BOOK 歌集》。這是一張追求簡約、純粹,回歸音樂本質的概念作品集。

  過去五年,鍾氏兄弟雖然暫停專輯製作,但音樂路上,他們可沒停下來,仍不時寫歌、製作單曲,又或出任唱片監製和參與演唱活動等,可見他們心中那團音樂之火從未減弱,只是面對不同人生階段、唱片業萎縮不振等原因,要製作第四張專輯不易,但Roger個人卻有了新的想法。

  「這幾年來,我的心路歷程確實有所改變,我曾質疑自己到底是音樂人還是教授?多重身分反而模糊了自己的定位。在尋找答案過程中,好在有兩個人給了我提醒和鼓勵,他們就是李歐梵教授和我太太,讓我明白到有時人迷失了並不是壞事,反而有迷失才會尋到,找到存在的價值。」

  李教授的一篇文章,讓他重新思考「專才」、「通才」這課題,以及個人身分的定位。從中他想通了,即使「通才」也可以「張張刀,把把利」,最重要的還是要多關注社會狀況、了解周遭的人情物事。

  還有太太對他的支持。同樣從事教育工作的太太,擁有相同價值觀,是他的心靈伴侶,讓他看見自己的盲點,彼此契合互補,給他動力實踐想做的事。

  一直以來,Roger對音樂都有很多想法,只在於如何實行、能否實行?這五年來,一路推進,也許時機對了,他想製作一張翻唱粵語歌曲、向本土作曲人致敬的個人爵士大碟。

  Roger從美國的The Great American Song Book和Tony Bennett/Bill Evans一九七五年的經典歌聲/鋼琴二重奏大碟獲得啟發,因而促成《SONG BOOK 歌集》的誕生。

  「二〇一八年暑假,我忽發奇想,想做一張唱片,抹去鍾氏兄弟過往作品被指雕花的大陣仗印象,於是向相識十年、合作無間的失明天才鋼琴家Jezrael Lucero提出想法,希望以一把人聲、一個鋼琴的二重奏概念,炮製一張原始純粹的爵士唱片,結果一拍即合。計畫落實後,十二月便把歌錄好,期間只抽了五個星期六進行錄音,過程非常順利。」

  是次,Roger用上Song Book概念,選唱十二位香港作曲家(顧嘉煇、許冠傑、林子祥、林敏怡、盧冠廷、鍾肇峰、柳重言、劉以達、黃耀明、蔡德才、張佳添及林一峰),由一九八一年至二〇〇二年期間出版的十一首粵語歌曲,雖然有些比較冷門,但都是他所欣賞不乏水準的作品,此外,是次大碟還承載着多重意義。

  「近年,唱片公司推出不少作詞人或歌手的作品專集,反而作曲人的專輯較少,所以我特別選了十二位香港作曲家的作品,和專誠寫了一首融入許多歌名的新作《星聲夢旅人》向他們致敬,另一方面,今次所選的粵語流行歌曲,鑑於有些年代的人根本沒聽過,我認為好歌應該超越本身年代,所以藉着今次重唱,冀能為這些舊作加入新的文化意義和符號,『溫故知新』,以傳承保育香港這重要的流行文化,所以有了製作屬於香港自己歌集的決定。」 

  對Roger來說,錄製《SONG BOOK 歌集》,是一次既有意義又富趣味的音樂旅程,他跟Jezrael Lucero同任監製,互相「監製」對方,由於合作經年,兩人默契十足,錄音時不乏即興演繹,都能互相配合,知道對方想要表達的東西,因此常會做出意想不到的效果。演唱之外,大碟亦有讓Jezrael發揮琴藝的Solo部分。

  今次首推個人大碟,Roger信心滿滿,更高興找到聲音的定位。還有,這是一張融入爵士音樂的靚聲唱片,鍾愛爵士樂的他,希望能成為香港爵士歌手,好好推動爵士音樂。

  Roger「單飛」,哥哥一匡(Henry)並沒有缺席,他可是專輯的幕後顧問,在Bonus Track《今天應該很高興》(藍調騷靈版)中,更有他精采的藍調口琴吹奏,所以在Roger的個人大碟中,依然滿載鍾氏兄弟熱愛音樂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