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修例引起的兩個月激鬥,政府和反對陣營雖然未有妥協迹象,但曠日持久已令社會付出代價,政府拋出成立對話平台,各方普遍寄望不高,但至少沒有惹起很大反彈,似乎反映公眾期望找到出路的情緒日趨強烈。

  曠日持久冀休整

  政府修例大敗而回,還點起了市民廣泛的不滿情緒,惹來無窮後遺症。反對一方提出五點訴求不獲回應,長時間的抗爭一度趨向暴烈,包括圍堵機場、堵路、塞鐵,結果惹來民意反彈,與及中央的高調批評。兩個陣營強烈攻防,形勢漸漸膠着,隨之而來是經濟民生的負面影響浮現,遊客急跌,零售下滑,隨之是股市回落,失業率上升,企業開始要求員工放無薪假。

  社會環境惡化,對管治形成衝擊,同時也對抗爭一方造成壓力,在這個時候,特首林鄭月娥乘着街頭暴力稍為放緩,不失時機地拋出對話平台的建議。這個建議雖然與五點訴求相差甚遠,有點出乎意料是反對陣營批評的聲音不算太強烈,未見發動強力炮轟。

  有政治公關認為,反對陣營沒有借機出擊,或者因為客現環境變化。一個可能街頭衝擊持續了不短時間,需要休整。另一個可能,是因為受影響的市民日益抗拒,同時警方亦加強抓捕,被檢控的人數增加,加上國泰和機管局對違規人員懲處,令激進者明白行動並非全無代價,暫時停戰研究對策,所以特首雖然拋出「做騷」方案,他們一時間不作強力反彈。

  對象針對中間派

  對話平台的建議未獲反對陣營接納不令人意外,除了建議的情質與五點訴求很不同外,今次運動至少在表面上是無大台,在這個情況下,相信很難有代表會站出來參加,所以今次建議與其說是針對反對陣營,不如說是針對一些中間或可拉攏的知名人士。

  如果細心留意,今次獲邀加入的人士中,不少都是曾經倡議政府讓步,特別是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有影響力人士。邀請他們加入,至少可以讓他們覺得政府已經聽到自己的意見。

  由危機爆發至今,政府對成立法定的獨立調查委員會都明確表明不接納,當中包括考慮調查會否即時癱瘓警隊士氣,會否產生輿論審判對警隊造成不公平,以及會否嚴重影響日後運作等。從最近有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非建制派議員仍不斷指控警員無理追打示威者,這些憂慮不能說全無根據,而外界對不接納的論據似乎也多了理解,轉而尋求有沒有其他形式去了解今次風波的成因。設立對話平台,邀請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中間派加入,部分原因就是希望能另覓出路。

  拆局難求銀子彈

  反修例引起軒然大波,甚至暴露出外部勢力對香港的影響,在局勢複雜無比下,無論中央或港府都知道不會有「銀子彈」可以一擊奏效。成立對話平台可能只是微不足道的一步,但對已開始厭倦爭拗和吵鬧的市民來說,這至少是爭取改變的小小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