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的暴力衝突浪潮在過去一個星期有降溫迹象,朝野都希望能把握機會,令事態紓緩。這個時候,言論一向出位的人大兼立法會議員田北辰突然爆料,指十月就係中國七十周年國慶的大日子,所以中央訂出要求特區政府平亂的死線。他還建議特首林鄭月娥可用撤回逃犯條例和成立獨立委員會作為降溫手段。

  盛傳十月攞景

  本地社會氣氛稍為平靜,特首林鄭隨即露面,提出建立對話平台的構想。雖然建議被民陣和非建制派議員潑冷水,但對混亂局面開始生厭的市民而言,對政府釋出善意的姿態還是較為正面。在這個時空下,有建制派標籤的田二少拋出中央把九月國慶前定為死線,不希望再出現大型遊行或暴力衝突。田二少的說法,或者又令人對特區政府在五點訴求上讓步產生了憧憬。

  田二少倡議用接納撤回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作為達致死線要求的建議,或者有不少人覺得「啱聽」;然而,比他級數更重,被視為更有代表性的人大常委譚耀宗翌日就直言未聽過這個說法,有間接否定的味道,看來是不想死線論產生不利的影響。

  對於田二少的死線論,政壇高人認為初聽「似層層」,細想就有不少疑點。本來,十月一日國慶是好日子,大家都想高高興興,特別是今年七十周年,內地更是喜氣洋洋,香港能夠贈興當然是喜上加喜。然而,政界流傳的卻不是九月份成為平亂死線,而是搞局者準備維持起事熱度,一直到十月給中央「攞景」。所以靜了幾日,西鐵元朗站又「來料」。

  忽視國際大局

  最近市面氣氛緩和,對社會是好事,特首迅速回應是合理做法,但是否就此可以樂觀認為短期就可以風平浪靜呢?如防險的角度看,如果有人要十月搞局,現在有可能只是回氣,同時為機場打人惹起廣泛負評做做冷卻,試問這樣又怎能訂出甚麼死線呢?

  再者,田二少提出用撤回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換取九月停戰,想法和視野就局限在本地。中央現時的分析,香港借反修例搞出大混亂各種複雜內外因素,包括境外勢力的影響,他們的目標是中美貿易談判或台灣選舉,這些目標遠比爭取撤回的字眼或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大得多,怎會為特區政府的讓步就可以趕及死線?既然中央是從國際博弈的互動角度看港局,又會否主觀地為特區訂下硬性日程呢?

  退一步說,如果對手是想十月份給中央攞景而不是贈興,田二少現在爆出九月是死線,豈不是揭了自己的底牌給人家看?政壇高人說,美國現在直言把港局與貿易談判掛鈎,如果貿談都不能訂出死線,美國隨時就借香港出招,由此去想,死線論豈非不攻自破﹗

  無謂惹起遐想

  香港出現亂局,中央當然想愈早平定愈好,然而這不能一廂情願。高人直言,田二少提出撤回條例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在建制和非建制都有支持者,或者這對爭取人氣或選舉有利,但對事態是否有幫助是另一回事,更莫說想法與中央有關。如果因為死線論惹來無謂的遐想,恐怕對事態只會是有害無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