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廊是藝術市場生態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本來就是商業運作,理所當然,不過香港也有一些有心人在建立了業務基礎後騰出資源,做一些商業以外的事情,推動藝術發展。

  一個名為《Take 1》的香港年輕藝術家作品展覽正在舉行,近年大家逐漸關注新進藝術家,他們展覽機會的確增加,不過這個展覽比較特別的是不僅在一個中環黃金地段的季豐軒畫廊進行,畫廊並會把收益捐出,似乎與商業畫廊的官場做法不同。負責人季玉年女士也笑說:「很多朋友也問我為甚麼要做虧本生意!」

  季女士銀行家出身,是資深畫廊主人和藝術顧問,季豐軒已經有三十年歷史,畫廊舉辦過多個大師級藝術家的展覽,包括李華弌、潘公凱、謝景蘭等,新進藝術家倒是第一次:「《Take 1》的意思就是第一次,我不想把畫廊當作純粹的生意看待,這十九位藝術家都很年輕,有些尚未畢業,但作品很全面,年輕藝術家不易為,我希望藉此機會給他們一個機會,畫廊的收益也將捐給『香港藝術館之友』。」參展藝術家大多是香港土生土長,在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浸會大學攻讀藝術課程,也有負笈歐美、澳州,畢業後回到香港參展。季女士表示因為學習背景不同,他們風格也有分別:「居住香港的藝術家技巧很工整,而且可能香港房屋較細,限制了作品的尺寸,至於題材方面他們都很關心有關香港的各種議題。」

  參展的作品種類包括繪畫、裝置、雕塑、錄像、攝影等,其中在香港藝術學院修讀文憑課程後,前往澳州繼續學業的鄧廣燊,兩幅石墨紙本作品《內室》,給筆者印象很深。作品描繪了一張鋪上花紋牀單的普通牀,上面卻有幾個空白的形狀,好像把某些東西從畫面剪掉,根據藝術家解釋,這個系列是對母親的悼念,畫中空白的就是牀上本來擺放着屬於母親的東西,以這個獨特的描繪方式記錄對家族的記憶和悼念的心情:「由家族記憶與悼亡探討身分建構、延伸、錯置的狀態,藉以素描、攝影、現成物作載體。」藝術家並沒有追求震撼的視覺效果,然而作品相當富有詩意。

  另一位參展藝術家、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系的謝俊昇,同樣以房子為題,作品是一系列以木、黃銅等造成如積木砌成的小房子,大部分是兩個一組,外形相似但不盡同:「我對房子有不同的想像。不同的人住在不同的房子。我做了一系列相似又不同的房子,嘗試將它們重新排列,借房子來說故事。」例如兩座房子一座有窗一座沒有,都是我們常見但不留意的,裏面居住甚麼人?有甚麼故事?兩者之間又有甚麼關係?

  年輕藝術家的市場有待開拓,自有其難度,不過季女士表示和大師合作又是另一種的挑戰,而在香港經營畫廊成本相當高,所以市場因素是必須要考慮的,不過她並不希望過分商業化,所以投入大量資源出版高質素刊物,選擇和年輕藝術家合作也基於這個想法:「經營畫廊雖然是商業,但對於藝術我還是需要激情!」季女士表示香港發展藝術的基礎其實並不完善:「就以美國為例,當地有完整成熟的博物館和基金體制,我們就沒有,又例如在培養各類人才方面,我們並沒有好好的配套,學習和工種之間沒有好好連結起來,所以對年輕藝術工作者是相當不容易的。」

  季女士能夠在商業畫廊運作的前提下,運用自己的影響力和資源為年輕藝術家創造機會,固然可喜。香港近日面對不少挑戰,未來道路更加難行,可幸的依然有不少人繼續默默為藝術奮鬥,哪怕資源其實並不豐富,除了為他們打氣,筆者也希望政府能夠和藝術界合作,共度時艱,為藝術界特別是新進藝術家提供更多機會。

文:蘇媛 圖:季豐軒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