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綜合報道)安省首席法醫辦公室(Ontario's Office of the Chief Coroner)因一宗謀殺案中受害人遺骸未尋獲,即使兇手已被定罪,仍不能向其家人發出正式的死亡證。受害人父母被迫要再次面對失去至親的傷痛,到法庭證明女兒已離世。這宗被形容為極其罕見的事件,反映了安省法律上的一個漏洞。

安省連環殺手米勒德(Dellen Millard),於2012年伙同史密治(Mark Smich)殺害其前女友、23歲多倫多女子巴布科克(Laura Babcock,圖),並使用大型動物焚化爐,燒掉巴布科克的屍體。兩人已於2017年被法庭裁定一級謀殺罪名成立。

2兇手已裁定一級謀殺罪成

在巴布科克謀殺案庭審的幾個月裏,受害人的父母每天坐在法庭內,聆聽女兒被殺害及焚屍的殘忍細節。但在案件判決後兩年,他們的傷口竟要再被撕開。加拿大廣播公司(CBC)報道指,巴布科克的父母被迫要親自上庭,向法官證明女兒已確實死亡,並申請法官頒令,正式宣布她的死亡。

安省法醫辦公室的解釋是,當一個人被相信已經死亡、但是其遺骸沒有被發現時,依據法律,法醫不允許簽發死亡證。要在沒有屍體的情況下正式宣布一個人死亡,其家人必須依據安省《死亡宣布法》(Declarations of Death Act),向法庭申請官方的宣告文件。

要取得法庭頒下的死亡宣布書,家人必須在庭上證明當事人確實已死。家人可以通過「環境證據」(circumstances of peril)來證明當事人死亡,如飛機失事後沒有屍體被發現;或者是家人等待當事人失蹤滿7年後,開始進行一個冗長的法律調查過程來確認其死亡。

上述規定造成了巴布科克案的罕見情況。在審理該謀殺案的安省高等法院看來,她已經死亡,因為法庭確認有兩人殺害了她,陪審團也給兩個犯人裁定了一級謀殺罪名。另一方面,安省法醫辦公室因為沒有遺骸而不能向她發出死亡證,令家人無法至少在形式上為悲劇劃下句點。巴布科克並沒有留下多少財產,也沒有人壽保險。家人申請其死亡證更多是出於感情上的需要。她的父母直到去年仍收到寄給女兒的信件,比如去年省選投票卡。每當這種時刻,都會讓他們痛切感到悲劇仍未結束。

為了取得死亡證,巴布科克的父母本周唯有再次走上法庭,申請法庭頒令宣布其女兒已死亡。他們還要聘請一名律師,並需要再次上庭請求法醫辦公室,正式對其女兒死亡作註冊登記。整個過程對他們而言,不僅是時間和經濟上的付出,更是揭開一個結疤的傷口。

「我不想責怪任何人,但是這種技術上的細節需要做出改變。我原本以為在定罪後,法庭會知會法醫辦公室。但是這兩個機構看來沒有任何溝通。」巴布科克的母親表示,有關的法規應該做出改變,「當兇手已經被陪審團裁定謀殺罪名成立後,不管受害人的遺骸是否被發現,法醫辦公室都應該承認受害人已死。」

安省法醫辦公室回應CBC詢問時表示,巴布科克這種情況極其罕見,不知道解決這一問題需要多長時間。安省司法廳長辦公室未有馬上做出回應。訴訟律師皮爾森(Kurt Pearson)分析說,整個事件更像是法醫辦公室被現行法規束縛了手腳,他們不是故意為難死者家人,只是碰到了這種「意想不到的法律漏洞」。他也認為這是一種極其特殊的情況。「如果有人已被裁定謀殺罪名,那麼定罪本身就應該足夠滿足給受害人死亡證的要求。」

米勒德除了殺死巴布科克之外,還因謀殺咸美頓賣車男子布斯馬(Tim Bosma)及生父韋恩米勒德,被法庭裁定另外兩項一級謀殺罪名,成為安省歷史上惡名昭著的連環殺手,目前在監獄服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