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水月一(黃子翔),吸吮上世紀九十年代廣東歌的奶水成長,及後受外國另類音樂熏陶,近年回溯華語音樂。現於報章撰寫樂評,發現音樂汪洋浩瀚、個人才疏學淺。網誌:watermoonone.mocasting.com。

  雖然今年夏天風風雨雨特別多,但日子還是一天一天的過,暑假將盡,九月將至,但願明天會更好。一場好的音樂會,能否在躁動日子為人洗滌心靈?

  電影交響音樂會《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在八月三十一日(六)上演,趕在暑假最後一刻進場,還是學生的年輕哈利波特迷,大可過足癮才上學去。

  電影交響音樂會一向大受影迷樂迷歡迎,既有電影放映,又有現場交響樂演奏,叫人一次過滿足兩個願望。好像香港管弦樂團便在七月延續「電影巨匠」系列,一口氣舉辦《星球大戰:新的希望音樂會》和《星球大戰:帝國反擊戰音樂會》,讓星戰迷大飽眼福和耳福。他們最新一場星戰音樂會,是《星球大戰:武士復仇音樂會》,明年一月演出,請樂迷稍候了。

  八月三十一日的《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香港城市室樂團屆時將與電影同步演奏,亦是「《哈利波特》電影音樂會系列」第三章,該戲跟星戰系列一樣由John Williams配樂,無論科幻還是魔幻,他譜寫的樂章,時刻陪伴我們。

  踏進九月,最叫電影樂迷興奮的,要數《Hans Zimmer巡迴音樂會2019香港站》,這場音樂會,以德國知名電影配樂家Hans Zimmer作號召。

  Hans Zimmer一九五七年生於德國法蘭克福,小時候已在家中習琴,卻非音樂名校科班出身,一九七〇年代末常為一些廣告配樂作曲,一九八〇年代曾任配樂作曲家Stanley Myers的助理,後來陸續得到電影配樂工作,並以一九八八年的《手足情未了》首次入圍奧斯卡最佳原創音樂。

  在他的創作生涯裏,由他配樂的電影超過一百五十部,包括今年上映的《變種特攻:黑鳳凰》和《獅子王》,談到《獅子王》,其一九九四年上映的版本,就為同樣操刀配樂的Hans Zimmer,於翌年拿下奧斯卡和金球獎的最佳原創音樂獎項。

  經Hans Zimmer製作配樂的電影,不乏筆者心頭好,好像基斯杜化路蘭的《蝙蝠俠》三部曲、《潛行凶間》、《星際啟示錄》等等,也由此可見Hans Zimmer與基斯杜化路蘭怎樣合作無間。

  近年Hans Zimmer帶領樂隊作世界巡迴演出,今年一樣馬不停蹄,於九月二十六日(四)來港演出前,先於新加坡表演,及後則到首爾演出,又於十月在澳洲布里斯本、雪梨、墨爾本舉行音樂會,相當忙碌。《Hans Zimmer巡迴音樂會2019香港站》肯定讓本地樂迷,闖進難忘的交響音樂旅程。

  若果電影、動畫樂迷欣賞了《Hans Zimmer巡迴音樂會2019香港站》,仍覺意猶未盡,《走進宮崎駿的世界》音樂會於十月二日(三)接踵而至,由Cantabile創辦人、藝術與音樂總監朱俊熹,帶領樂團演出。朱俊熹曾為香港管弦樂團合唱團團長,積極參與電玩遊戲與動漫音樂錄製,相信樂迷可以藉着這場音樂會,對這位八十後指揮家和其音樂平台Cantabile,加深認識。

  晴天雨天,好的音樂會還是停不了,只願場內場外,和聲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