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訂《逃犯條例》觸發的社會衝突隨着法院頒發機場臨時禁制令稍稍退潮,但風波的危機未過,反而轉向政治層面發展。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社媒明言想就事件與國家主席習近平商談,國會議長佩洛茜就表明會推動跨黨派的人權或民主法案。美國找到理由介入港局,或者正是早前白宮政要高調接見香港政客的原因,但香港變成中美棋局的要角,社會恐怕從此多事。

  慘變博弈棋子

  特區政府為了處理台灣殺人案,一石激起千重浪,事前有政壇猛人警告會挑起事端,一旦中美貿易談判不遂,會惹來美國介入,現今不幸言中。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貿談上鑽來鑽去,北京立場卻一直堅定,令局面一直膠着。眼看無法突破,美國股市又因為債息倒掛大跌,特朗普於是在社交媒體上發文,揚言希望就港局與大陸商談,準備把香港作為籌碼的意點躍然欲出。

  特朗普作風一向飄忽,早前他在香港局勢表現超然,未來會否加強以此做騷不得而知。另一邊廂,美國國會議長佩洛茜提出推動跨黨派的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相比之下,民主黨在對華加強施壓的立場比總統來得更早、更加明確。整個脈絡可見,香港局勢已變成中美利益交換和國力博弈上的重要棋子,成為牽制北京的另一張王牌。

  好難飲得杯落

  對抗拒大陸的人士來說,美國介入會是好消息。然而,從本地事態發展卻不是這樣看。一如猛人預見,美國介入,中方投入應對的資源只會增多、不會減少。在博弈思維下,反應變得強硬的機會比軟化來得更高。除非唯恐天下不亂,否則很難飲得杯落。

  美國要介入港局,方法之一是像對付非友好國家一樣實施制裁打擊。有人會說美國可以利用聰明炸彈,針對協助中國的人士落藥,一如對付伊朗外長。這個說法當然沒錯,但美國可以做,中國一樣可以做,雙方鬥爭升級,付出的代價只有更大,雙輸的機會很高。同一時間,有本地政治人物早前出訪美國,提出檢討《香港關係法》,若然美國嫌個別打擊力度不夠,一旦涉及改例,對香港影響可以是災難性的。

  只有罰沒有獎

  修訂《逃犯條例》是由特區政府提出,事件其後失控不斷升級。有人把風波拉到一國兩制,甚至推到國際層面,年輕人成為他們的馬前卒,進行街頭衝擊,承擔受傷違法的風險,以此製造人道危機,為美國介入添加藉口。然而,美國的「支持」香港的方法沒有獎、只有罰,絕不會增加有利的措施安排,只會削減對香港已有的優惠,打擊香港本來的地位。在這個機制下,除了極少數幫手推波助瀾的人,香港社會整體只會輸、不會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