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的街頭衝突流動化,成為大型機構管理的重大考驗。過去兩日機場被示威者先是堵塞,繼而癱瘓,引起內外機場使用者嚴重不滿,大大打擊本地作為交通樞紐的聲譽。為了保持機場運作,機管局向法院申請禁制令,對人流實施限制,結果順利獲批,究竟這招是否能止咳仍在觀察,但不少人就質疑,既然可以申請禁制令,為何不早早進行,要等爆了大鑊再出手呢?

  局面惡化比激還激

  示威者在機場發動抗議早有苗頭,早在抗爭人士提出三罷,機場已經是重災區,顯示潛藏的危機。雖然示威在開始時表現和平,但一如近日的其他抗爭,最後都以衝突和干擾他人告終。機場運作在本周起正式被癱瘓,最後還出現示威者自行執法,襲擊疑似公安和內地記者的事件。在一片亂象下,機管局才有較強烈的回應,採取法律行動。

  機場向法院申請臨時禁制令,結果順利到手,這個結果非常合理,皆因機場是重要基建,有獨特的戰略價值,不可能任人搗亂,法院作出保護,完全是合理決定,正因如此,有政府中人都質疑,為何機管局遲遲才出手?

  機管局決策有何內情不得而知,一般估計是今次抗爭運動聲勢浩大,又有議員撐腰,機管局不想得罪示威者,於是採取溫和政策,期望能夠逃過一刧,想不到最後示威者沒有放過這個戰略重點,還上演了比激還要激的佔領一幕。

  港鐵機局何解失陷

  有同情機管局的政界說,示威行動日益激進,連警署都被包圍。近日,警方應對升級,甚至有個別港鐵站被放射催淚彈,若然同樣情況在機場發生,壓力會非常大。若然沒有官員主持大局,要求採取堅壁清野的立場和措施,當機管局淪為港鐵一樣的磨心又有誰可憐?退一步來說,就算申請了禁制令,若有人決心違法,都不能確保亂局不會發生。

  應否一早申請禁制令,用馬後炮的評論去看的確未必公道。一如政界指出,像這些時間政府的協調和取態十分重要,在最近的亂局中,同屬重要交通系統兼由港府控制董事局的港鐵和機管局都成為磨心。兩個機構同樣露出息事寧人、對警方執法採取疏離態度,結果最後淪為抗爭的戰場。

  在近日的亂局中,出現了機場使用者與示威者對峙、爭拗,以至受傷害的境況,作為營運機構雖然不是置身事外,但對維持秩序和執法都顯得被動。由於同樣情況在港鐵都有發生,這就令人覺得當局沒有做好危機統籌,在事前防阻混亂的決心和意志,令勢頭一發不可收拾,甚至打擊了警方的執法。

  機場豈止生蛋金鵝

  示威者在機場執法以至行私刑,要由外國記者勸解,已成為今次街頭運動其中一次最差的負面國際宣傳,對機場管理當局也是恥辱。現時法院雖然頒出禁制令,卻不是萬應靈丹,衝擊的低氣壓未散,仍要倚靠有關方面妥善執行。香港機場不純是生金蛋的鵝,同時是本地向世界展示的窗口,機場平日營運成績有目共睹,現時面臨危機管理,怎樣能夠釜底抽薪,就需要智慧與勇氣同時發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