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藝術,有說不完的話題和爭議,也可以搬出各種似是而非的理論,加上市場操作,藝術的本質和創作的初衷似乎已經變得模糊。

  香港著名建築師、本地藝術收藏家林偉而,最近策展了一個名為《物》的展覽,不過他卻認為藝術的成品──物──其實並非藝術的本質:「藝術打動我的不是我看到的物體,而是看不到的感覺,很多對藝術有興趣的朋友對我說看不懂當代藝術,那麼就不要懂看到的『物』,而去感覺『無物』的內心。」《物》展覽分「地」、「天」、「人」三個部分,展出二十二位藝術家的作品,有大家熟悉的香港藝術家如李傑、鄭婷婷、林東鵬、譚偉平、曾建華等,以及韓國藝術家,作品包括繪畫、裝置、攝影、陶瓷、錄像等,恍如一個小型的香港當代藝術展。林偉而表示,香港本來就沒有藝術市場,藝術家不是為了迎合市場創作,純粹是追求個人心靈的慰藉,正是「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所以我們也應該超越藝術品的物質去感受藝術家創作的初衷。

  踏入展廳第一幅作品白布上有黑色的花紋,遠看像一幅有點懷舊味道的牆紙或布料,但近看你會發現黑色的花紋線條其實由多句句子組成,而大部分還是「兒童不宜」!這幅名為《Pretty $hit–Pi$$ Pretty_2》的作品是香港「七十後」藝術家曾建華的作品。曾建華曾代表香港參加第五十六屆《威尼斯雙年展》,也是西九M+展亭在2016年設立後第一個展出的藝術家,當時展覽名為《曾建華──無》。曾建華這幅作品正好闡述《物》的概念──當你驟眼一看這幅作品也許只看到普通花紋牆紙,但細看你會發現字句包涵了創作者的內心世界,你會感受到一個充滿壓抑和不滿的靈魂,通過作品發出吶喊,這種創作並不追求誇張的視覺效果,也沒有迎合市場的品味要求,純粹是藝術家的個人感受,而作為觀眾,我們也應該從心出發,嘗試感受物質背後的靈魂,這也是藝術能感動人心之處。

  除了年輕一代藝術家,《物》也展出了朱興華的作品。朱興華從上世紀五十年代在香港居住超過半個世紀,1992年退休成為全職藝術家,作品大多以香港人物事物為主,顯出本土人情味與對舊時香港的緬懷,展品中有一幅名為《尺金寸土》的水墨設色作品,以暖色系描繪香港的石屎森林,前面有一個好像在爬行的人物,反映小市民在昂貴的房價前的無奈和渺小,相當令人感動,林偉而形容他是一位被低估了的香港藝術家,所言非虛。

  另一位參展藝術家鄭婷婷是個「九十後」的女生,兩年前筆者曾經到過她位於火炭的工作室,當時看到她的作品很夢幻,充滿童趣和故事性,結合她個人經歷,像她回憶小時候學跳舞情境的作品系列,至今印象還深。今天看她的新作,基調雖然沒變,但是筆觸更加有力,構圖更具層次。同場還有幾位韓國藝術家的作品,香港近年成為國際藝術中心,外國畫廊與拍賣會紛紛進駐,首爾拍賣行是其中之一,這次與林偉而合作,一方面向韓國客戶推廣香港藝術家,同時也引進韓國藝術家,大家可以比較一下同年代兩個地方藝術家的異同。

  林偉而收藏香港藝術家作品多年,更自費出版關於香港藝術發展的刊物,對香港藝術發展動向十分關注:「香港的藝術市場其實只在起步的階段,《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也不過七年的歷史,因為市場開始活躍,一些新進藝術家心態改變,更加大膽作出新嘗試,例如顏色會更大膽、在布上畫油畫,這類作品相當有趣,也得到香港甚至外國收藏家的賞識,藝術家的歷程如果有二、三十年,很多香港藝術家的事業才剛開始,畢業不久就遇上了市場的發展,機會是很多的,加上M+即將開幕,會介紹更多香港藝術家讓外國藝術愛好者認識,對香港藝術整體發展是有積極推動作用。當然,收藏藝術品首要還必須是自己有興趣!」

  藝術家不易為,過去十年香港藝術市場表面看似乎一直在增長,但對默默耕耘的本地年輕藝術家來說,發展依然荊棘滿途,我們的確應該多留意、支持他們,嘗試了解他們創作背後的故事。

文:蘇媛 圖:陳鐵剛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