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屆《不貧窮藝術節》即將開鑼,橫跨四星期,羅列二十多項藝術活動,範疇涵蓋劇場、多媒體藝術、展覽、音樂演出、面具默劇、講座等等,多個海外及本地年輕藝術單位參與其中,分享對家、身分和創作等議題。

  「『不貧窮』三個字,從字面看,大家可能會聯想到的是荷包不貧窮。在香港做藝術創作是一件很窮的事情,藝術節希望提供一個環境,令他們在沒有資金的考慮、無負擔的空間裏,做自己的創作。」《不貧窮藝術節》搞手、三木劇作的藝術總監林倩嬌(Cathy),指名字背後還有其他意義,一是創作可以無邊無際,二是心靈得以滿足,三方面幫助藝術家順利進行創作。

  Cathy於兩年前受邀參加高雄的《不貧窮藝術節》,深感該節為年輕藝術家提供創作機會和資源的概念很好,便把它引進香港。「高雄和香港的出發點大致相同,都是向藝術家提供不同資源。不過,高雄的所有票房收益全歸於藝術節本身,而香港則是100%全歸於藝術工作者。」今年還會增加不同藝術範疇,涵蓋視覺藝術、潛入式劇場講座、展覽、說唱、表演藝術、面具默劇等等,「大部分創作單位的主題不約而同都是圍繞家和身分問題。」

  今屆藝術節促進海外交流,英國的《We Are Ian》和澳洲的《The Best Corn Chip in The Universe》將在港上演,而本地說唱劇場《No Coming Back》將於下年度的《阿得萊德藝穗節》(《Adelaide Fringe》)中上演。《No Coming Back》在去年的《不貧窮藝術節》曾被選為最優秀的隊伍,不但因為結合說唱(Hip Hop)和戲劇夠新潮,還有故事本身很有趣,這源自創作者Armie的真人真事經歷。「大概在2016年,我突然覺得自己是末期青年,香港有太多問題解決不到,非走不可,便和女朋友、貓咪移民柏林,尋找新生活。」

  後來卻遇上許多不便利和生活問題等,最後Armie決定回流香港。「在劇中,我希望與年輕一代分享身分、家和移民等問題。」Armie補充今年再度公演,會以更細膩的手法處理情感表現和音樂,「亦會加插更多情景,例如我做導遊介紹柏林圍牆,提高整個劇本的趣味性。」

  「現在有許多藝術節和展覽,都由策展人去界定甚麼是藝術,相反,《不貧窮藝術節》由藝術家的角度和視野,去界定他們心中的藝術。」Cathy強調藝術節歡迎任何背景、任何範疇的藝術工作者,既有表演藝術,也有錄像裝置藝術,向公眾呈現藝術的多樣化,她特別推介一齣創作《我眼中的孤兒》,是一般人較少留意的面具默劇。此劇由新進默劇團體「二人默劇」主理,劇作演員崔家樂和黃定邦曾前往青海,探訪自閉症和腦癱兒童,希望創作一齣能讓觀眾理解殘疾兒童行為和心理的默劇。「為何使用面具?因為劇的主角是兒童,我們怎樣化妝也不像,用面具會較像,公眾會較易投入故事當中。」

  綜觀《不貧窮藝術節》,許多節目的題材都是源自生活和真人真事,非常接地氣,「老一輩可能會覺得藝術很抽象、高高在上、很離地。我希望把藝術帶回人群和社區中,做一個貼地些、使人唾手可得的藝術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