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政府基建局(Infrastructure Australia)指出,到了2031年雪梨及墨爾本最堵塞的道路車程將延誤逾1小時,將招致以百億元計的損失,現時大規模的道路及鐵路建設也沒法縮短通勤時間。

昨日公布的《2019年基建局審計報告》顯示,由道路、市區水利系統至學校學位,全國三分二的需求落在兩大首府——雪梨和墨爾本。過分擠塞的公共交通、緩慢的貨運及繁忙時後通勤時間延長,將削弱那些地區的生產力,每年損失將增加五倍至8.37億元。

基建局總裁Romilly Madew稱,隨經濟漸趨都市化,澳洲需要迅速增加基建,「我們現處的這次基建潮是新常態。如果我們不繼續這投資,塞車導致的損失會翻倍。」當局亦稱,即使建設巴士專線,也不足以舒緩道路壓力,因乘客需更多上下車時間,降低效率。

報告稱,2031年全國十條最塞車道路中五條,將集中在廣大雪梨地區、紐卡素(Newcastle)和臥龍崗(Wollongong)。雪梨及墨市的主要道路的繁忙時段車程或超過1小時。

《雪梨晨鋒報》(SMH)引述報告稱,未來12年雪梨最擁擠的道路是長4公里、經海港隧道(Harbour Tunnel)來往北雪梨(North Sydney)和市中心路段。當局估計,每日繁忙時段該路84%的車流會停滯不前,車程延誤19分鐘。其他嚴重堵塞的道路包括:M4公路Mount Druitt至Westmead路段;M5公路經澳紐軍團大橋(Anzac Bridge)從Liverpool至雪梨機場及Ashfield一段。

車程最長的將會是經A6公路由Lucas Heights至West Ryde,早上繁忙時間交通將延誤67分鐘,下午延誤63分鐘。所有塞車道路每年帶來157億元的損失。乘搭公共交通工具的通勤者,火車及巴士擁擠引致的損失將達2億2,300萬元,遠多於現時的6,800萬元。

至於墨市,Donnybrook至M80環路的Hume Fwy在2031年將是最塞車,駕駛者通勸將每早延誤39分鐘,下午31分鐘。其他嚴重延誤的道路包括:Gisbourne South至Tullamaraine Fwy路段、機場至市中心,以及Epping經High St往市中心路段。

延誤最長的道路則是Geelong至市區的Princess Fwy及West Gate Fwy,早上通勤將延誤69分鐘。未來12年,所有塞車道路每年將帶來104億元損失。已在進行中的重大基建工程,加上預計由交通擠塞帶來的損失,總支出高達2千億,成為聯邦及省地政府的重擔。澳洲央行(RBA)已呼籲各級政府加大基建投資,支持經濟的同時為居民維持城市運行效率。Romilly Madew也建議聯邦政府再考慮基建局提出的103項基建工程清單。

報告亦指,除了交通問題,澳洲還面臨許多挑戰,而科技進步可解決很多問題,同時也產生問題。比如網絡購物,增加了在居民區停泊的車輛,但社區道路設計時并無足夠容量;比如可拆卸課室,因政府考慮到學生數目增加而設,但仍然不敷使用,也無法提供良好教育環境。報告認為,政府在能源特別是電力和煤氣上的政策失誤,令費用始終難以下降,而在水費上如再不採取行動,恐將重蹈覆轍。它亦提醒澳洲可能無法達到巴黎協定的碳排放標準。

聯邦人口、城市及都市基建部長陶治(Alan Tudge)回應稱,政府已有相關措施,包括減少移民限額、加大道路基建投資。「儘管交通擠塞問題並未納入我們最近的重大基建和人口措施,但我們一直很重視解決交通擠塞的項目。」

工黨影子基建事務部長Catherine King表示,報告證明包括雪梨在內的高發展地區仍需要更多投資去緩解道路擁堵:「這報告是(交通)系統正受到重大壓力的又一次提醒。」

(禾、子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