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終於到了學期末考試後閱卷的日子,我為學生準備了剪報和每人一盒甘大滋。

  平日準備剪報,自然是引來無限怨懟的功課了,但這次不同,這次我準備的剪報是特別的,對我們來說都是難忘的回憶,因為報章上,印了我們在課堂上一起到球場看盛開得火紅的鳳凰木時拍的大合照。

  但凡節日喜慶、特別活動、歲末年終、重逢道別……我都習慣製作打氣禮品包給學生。打氣禮品包裏有不同種類的零食和文具,希望包羅萬有之中總有一款「啱心水」。為甚麼今年捨棄打氣包,改用甘大滋呢?因為適逢甘大滋為慶祝四十五周年推出優惠大贈送,每盒甘大滋裏都有一張零食換領券,換句話說就是抽中任何一盒都必定中獎。

  很多時學生都會問我類似問題:改卷前改卷時改卷後有何感受?心理變化如何?和他們同班的這年又有何感覺?「搣時,無論我們考得好不好,你都是『笑笑口』的,女人的心意真是很難觸摸啊!」  

  「我可以怎樣呢?不笑的話難道要我哭嗎?就算我捶胸頓足嚎啕大哭了,你們都不會立即變成考得好,分數也不會突然飆升啊!」我如是說,笑着說。頑皮的學生摸摸後腦,尷尬地乾笑幾聲。就像早上集隊時看到我拿着一大袋愉快動物餅時,趕緊悄悄轉身掩嘴對後面同學說:「搣時買了很多動物餅,我們這回應該考得不錯啊!」卻聽到我斬釘截鐵的回應:「這些零食都是買給中一同學的。」之後尷尬地笑。

  「你說得對!還好你不像一般女人小器。」

  「我小器啊!我怎會不小器呢?一般女人小器,長得不漂亮的女人更小器,所以『精精哋』大家最好不要再惹我生氣了!」聽罷,學生又笑。比起嘲弄,我們似乎更愛在適度的自嘲中釀造歡聲笑語。

  和這班搗蛋的學生同班的這年,到學期末最後一次考試,我的感覺就像終於中獎。等了這麼長久的時日,等了接近一整個學年才終於等到全班一起進步,那不僅是分數的升幅,更重要是願意共同為達成目標而努力,有一致而具體、清晰的方向,我們不是從未試過有如此明確的共同目標,而是大家的步伐錯落離散,重心搖搖欲墜,輕易下定廉價的決心,也容易瞬間摧毁折損。只要稍一觸碰,再強大的立志都可隨即粉碎。

  終於沒有人在三十分必考題裏只取得一、兩分,終於全班閱理卷總分最低分不低於三字頭,終於大家都曉得,有些苦功雖然到最終很可能全然落空,但要達成目標,還是避不過要埋頭苦幹。不曾嘗試便輕易放棄,似乎說不過去。那些曾經長期沉重的眼皮,終於能夠撐住一下子,測試一下自己出盡全力之後可以攀登到甚麼位置。認清自己的能力再談放棄,其實不遲。不過每人都有自己的步伐和節奏,也有選擇的權利與自由,不是旁人的想法或主意可隨便干預的,是否願意嘗試,最終也是自己的選擇,誰都不能保證有能力左右別人的抉擇。

  而這次,竟然大家都真的願意拼了勁全力衝一次,這種感覺於我就像等待多時,多次抽獎落空後終於中獎的驚喜。我希望大家都能體驗到這種中獎的喜悅與激動,於是選了必中獎甘大滋,因為這已經是最好的、最具力量的「打氣」。

  派發卷子之前想像那些閃亮的、難得專注的眼睛,我揣摸着如何得體而不叫人失望地公布成績,畢竟如果大家只看總分,只看到那十分一剛好及格的人的名字,好不容易堅定的決心很有可能隨即連根拔起。於是,我隱去所有總分,隱去其他部分,只留下兩個分數,第一次和這一次的必考部分分數對照,兩個大家可明顯看到自己進步的數字。知道自己可以進步已經足夠重要,一次總分,不過一個數字。大家屏息以待,安靜地注視熒幕,我就知道沒有誰真的不着緊。

  幾天之後,學生給我送來兩顆出奇蛋,我連連婉拒以避過磨人的咳嗽,更大原因是我曉得這是他們鍾愛的零食。料不到他們立即剝開朱古力蛋吃光朱古力,堅持把藏在裏面的玩具蛋交給我:「你回去打開玩具吧,我們都想你中獎。」

  下班路上,我和友人提起這班學生,談論這年跌宕起伏的艱難光景,談論希望得到哪兩個玩具人偶感覺中獎,充滿期待地在顛簸震動的車廂裏打開玩具蛋,兩個玩具竟然是一模一樣的。我不感失望,雖然有喜愛的、想得到的玩具,但其實藏在蛋裏的是不是我們最愛的角色已不重要,何況能夠得到自己最渴想的本非尋常。真正觸動我的,是那些難得同時凝視屏幕的漾着期待的烏溜溜眼睛,是學生對這點點「中獎」心意的記掛與珍惜,這份用一年光景建立的珍視愛惜,已讓我體會到難得中獎的喜悅。(完)

  文:游欣妮。喜歡寫作、手作、閱讀。曾出版散文及詩集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