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項最新公布的研究報告顯示,安省2018年的破產個案中,學生貸款佔了17.6%,比率高達六分一,是該項數據統計9年來的最高比例。9年前有關比率僅為13%。

加拿大現時規定,政府保證的學生貸款,必須畢業後7年才可以在破產或債務重組中自動免除,但私人貸款則沒有期限。學生貸款成為年青一代沉重的債務負擔,隨著越來越多大專畢業生屆滿7年期限,將有更多千禧世代申請破產。破產信託機構建議政府比照私人貸款,取消7年限期,讓青年人可以及早有一個更穩固的經濟基礎。

破產信託機構Hoyes, Michalos & Associates Inc.所做的研究報告指出,現時每6名無力償還債務的人當中,就有1人是被學生債務拖累。這些人平均積欠14,729元學生貸款,相當於總債項的32%。

畢業生只做兼職或低薪工作

持牌破產信託人Doug Hoyes稱,9年前無力償還債務的人當中,有學生債務的破產者只佔13%,目前已升至17.6%,情況將愈來愈惡化。問題更嚴重的是無力償還債務的人也更年輕。現時29歲以下破產者有31%是被學生債務纏身,較2011年上升10%。

報告顯示,學費和住宿昂貴迫使學生外債增加。大專學生畢業後往往只是從事兼職或最低時薪的工作。很多人找不到所修讀專業的相關工作,令青年人無力還債。

1981至1996年出生的千禧世代,申請破產的人由2016年的29%,上升至2018年的37%。有超過三成無力償還債務的千禧世代欠學生債,平均欠14,000元學生債。千禧世代的教育投資回報大跌,甚至是負數。

報告指出,千禧世代依賴信用卡和信用貸款(Line of Credit),支付學費和其他各項生活開支,最終因為累積金額太大,每月的最低還款額也無法應付。有近五成千禧世代轉向依賴「發薪日貸款」(Payday Loan)。這些第二貸款的利息高達59.99%。雖然近九成無力償還債務的千禧世代有工作,但他們每月的平均收入只有2,400元,日常生活開支後,可以償還無抵押債務的金額只剩大約240元,但債項的每月利息卻超過1,000元。

他表示,愈來愈多千禧世代畢業滿7年,預料有更多人會申請破產或債務重組。學生借政府貸款和私人貸款,在本質上並沒有分別,政府的期限是變相懲罰借政府貸款的學生。如果學生完成4年課程後,無法提高收入還款,社會不應該要他們多捱3年時間才可以脫困。本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