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綜合報道)最新調查比較大學入學分數(ATAR)低分者,從工藝學院(TAFE)畢業的人士平均收入比入讀大學者更高,特別是男性,在職業學院獲得工程、建築或金融職業資格者平均賺得更多。

澳洲廣播公司(ABC)報道,獨立智庫格拉頓研究院(Grattan Institute)發布調查報告指,過去10年來大學收生人數暴增三分之一,更多ATAR分數低和多元文化背景的學生能入讀大學。這些生源使工藝學院的技工相關課程錄取率在過去5年跌了43%。

格拉頓研究院高等教育主管諾頓(Andrew Norton)表示,就讀人文社科和理科等非專攻學位的大學畢業生就業困難,特別是ATAR低分者。「低分學生如果讀職業學院前途會更好,特別是男性,但他們越來越多進入大學。他們在收入上難以與高分入學的大學畢業生競爭,反而在工程、建築和金融類型的職業學院會表現更好。」

不過,女性的情況則不同。諾頓說:「相反地,低分女學生獲得護理和教育學士學位的就業前景更佳,專業程度更高,最終收入也比讀職業學院的女生高。」

儘管社會對工程、建築和金融這些貿易相關人才需求量越來越大,但就讀相關職業課程的學生數字卻在下降。預計到2023年,相關職業需求量會達百萬之多。問題已引起當局關注,上周進行的各省地政府聯席會議(COAG)便談及此問題並提出調查中學畢業生發展去向。

本月底「全國技能週」(National Skills Week)的創辦人Brian Wexham相信,改變要來自父母:「很多父母仍相信讀大學才是最好的出路,能得到更好和更充實的職業生涯。這對一些學生是對的,但不適用於所有人。很多學生善於掌握技能,但不是搞學術的材料。」

他認為大學也有責任,因不斷擴大招生,等於鼓勵低分學生入讀,即使他們可能不適合讀大學。「一些大學甚至收ATAR僅50分的學生。這些可預見會『肥佬』(掛科)的學生結果只得到學費貸款(HECS)賬單,但(如果讀職業學院)你作為學徒一邊學習一邊有錢賺。」

不過,澳洲大學聯盟(Universities Australia)總裁Catriona Jackson否認低分學生的特殊性,稱絕大部分學生均順利完成學位。至於畢業生就業和收入,她引述數據稱:「大學畢業生的一生平均收入過百萬,失業率也比低學歷者少2.5倍。九成大學生畢業3年內找到全職工作,八成在專業部門或管理層。畢業3年後的大學生的收入中位數也達到7萬澳元。」(子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