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本雙創作的香港文化遺產記述。漫畫作者Stella So是理工大學設計系畢業生,文字作者胡炎松是研究潮州風專家。香港很多經驗和回憶可以用本書為藍本,留為日後的經典。

  漫畫作者在序言說︰「一直很喜歡盂蘭勝會,總覺得是從異域來到陽間的大型魔法團,一夜之間在球場上幻化出無數竹棚閃燈,日夜奏着聽不明的佛經和粵曲,十分超現實。」這段說話消除了我對盂蘭節的恐怖印象,因為作者把這個人鬼交雜的盛會變成哈利波特式的卡通化景象,最可愛的還是這句︰「一直很喜歡盂蘭勝會」!老實講,幾十年來我第一次聽過有人這樣說。

  事情令我回到初中暑假的某個晚上,十幾個同學參加學校夏令會,帶領我們是姓蔡的英文老師。他在大學讀社會學,本身是潮州人,熱愛中國文化,對新界各鄉村社會不同的打醮活動有研究,夏令會時值我們廣府人習稱之為「鬼節」的盂蘭勝會,於是這個晚上,他為我們講過很多關於這個節日的點點滴滴。所有細節我已經沒有印象,唯有是這一件事。

  話說入夜之後,大家回到課室改裝的寢室一起「打地鋪」,有位叫做大頭明的同學找我和另一人,說要在鬼節「玩鋪勁」。玩甚麼?「銀仙。我有一個五毫子硬幣,大家拿出一張白紙,各自寫好一些心中想問的可能答案在上面。」大頭明真是搞事,他說在鬼節期間最多「神靈」路過,所以最容易請到「神靈」附身到硬幣,為我們指點迷津。

  果然,神奇的事情發生了。三個人用右手中指尖,垂直地輕輕接觸硬幣,大家各自報上名字、籍貫等「個人資料」,再由大頭明帶領,說甚麼「誠心請來神靈給我們解答問題、指點迷津」之類的喃喃自語之後,由我問第一個問題,我感到手指尖下的硬幣,竟然自行在紙上遊去,突然停在其中一個我寫好的答案之上。

  我可以肯定,中間沒有人惡作劇,「詐詐諦諦」移動硬幣到這個答案,大家都很認真,而我寫的其中一個答案,是兩個字──「北角」,他們是不知其中意思的。我把答案記住了,當日我寫的關於這個問題的答案還有「彼得」、「上海」。半年之後,我問的事果然正如當日「銀仙」在紙上指出的答案!事緣我家姐拍拖,有三個年輕人追求他,今天成為我姐夫的家住北角,所以我用「北角」來代表,「彼得」是另一位追求者的洋名,「上海」是第三位家姐男朋友的籍貫。

  準得那麼無厘頭,其實沒有為我帶來甚麼額外的喜悅,我亦從沒有把事情跟家姐、姐夫講過。玩完銀仙翌日,我覺得硬幣會自行在紙上遊走,非常奇妙,不知是不是真的有鬼神之說,於是問蔡老師︰「銀仙在盂蘭節是不是特別容易請的?是不是有路過的神靈附上硬幣的呢?」蔡老師很認真的對我說︰「王同學,我們潮州人一向所知盂蘭節是招待亡魂的祭祀,我沒有玩過銀仙,不過,據法師跟我說,這類玩意在七月玩不得,因為眾多亡魂中,有善的有惡的,一旦你招惹了惡的上來,你會很麻煩。」然後告誡大家乖乖地,千祈千祈「唔好搞事」,我看見大頭明全場把頭垂下。

  我飲家姐結婚酒當晚,連炸子雞也沒胃口吃,太準了,眼前這位住在北角的年輕人,是三個追求者「最唔靚仔」的一個,當初我以為銀仙的預言會錯。如今證明銀仙「有料到」,就輪到我煩了︰一、那個晚上附身五毫子的「神靈」每年七月路過陽間時,會否記住我欠「它」一個人情。二、這個「神靈」是好還是壞?

  以上故事解釋為甚麼我對盂蘭勝會存在陰影,尚幸多年我都相安無事,不過,就真的無法學似作者那樣「一直很喜歡盂蘭勝會」,直到翻起這本書,我對這個「鬼節」改觀了。兩位作者很詳細、很有系統的把這個節日的歷史源起、組織結構、社會化功能,用很輕鬆的漫畫故事,作出深入淺出的交代,畫面充滿「萌達達」的感覺,很有娛樂性,而且可以長見識,盂蘭節原來是這樣的。

  本書花的工夫是很值得的,除了為讀者帶來驚喜,為香港文化作出傳達功能之餘,也為一位大叔解除了一個心理陰影,我只可以說一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