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Blue Jeans,三名成員黃良昇、蘇德華及單立文,我最迷的就是「Bass佬」單立文,高大靚仔又沉默寡言,還帶點壞孩子Feel,就好像《聖鬥士星矢》中的一輝,又或者《男兒當入樽》中的三井壽,很有性格。

最深印象是一九八七年,三子參加《亞太流行曲創作大賽》,在台上高唱《豈有此理》,歌聲充滿力量,我阿媽卻拋出一句「呢幾個長毛飛,唱乜呀?」,最終他們憑此歌奪冠,老媽子唯有無言入廚房洗碗。「長毛飛」我接受得到,但為Gimmick,以一身奇裝異服來宣傳樂隊首張個人大碟《藍戰士》,連樂隊名都改為「藍戰士」,我就有點兒反感,再睇埋三子有分演出的電影《金裝大酒店》,直頭火起!好地地一隊Band,搞咩呀?所謂商業計算,我永遠不會明白。

《藍戰士》大碟內,收錄了之前EP三首大熱作品,包括《午夜情人Dream Girl》、《法官也瘋狂》及《豈有此理》,其中《午夜情人Dream Girl》是我多年至愛,浪漫又耐聽。專輯派台作《人生酒庫》,驚喜位是一開首就是由單立文獨唱一段,林振強填的詞亦很有意思。被忽略的佳作是《浪漫的年頭》,不少人視為畢業各散東西的剖白之作!「朋友,縱有眼淚在流,OH齊牽手,盡抹悲痛於背後,新的里程待每天從頭,良朋伴我看星宿,對這天空的愛活的自由,你說會永遠擁有」。

文:劉存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