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兩日反修例的戰場由街頭轉向大學。浸會大學學生會長方仲賢因為買十支雷射筆(槍)被警方拘捕,事件除了觸發警方做法是否合理外,浸大校長錢大康的應對惹來學生不滿,轉眼間成為「磨心」,在大專界都掀起熱話。

  有傾向同情社運

  浸大學生會會長被警方拘捕,身為校長的錢大康第一時間就撲出來表示會支援。不過,這種態度在今時今日的社運仍然未夠,他其後出席學生的對話活動,因為拒絕學生要求對警方作出投訴,惹來學生不滿,即時有代表拉隊離場,翌日再有學生靜坐,令他變成壓力焦點之一。

  錢大康對於學生出事,態度其實相當寬容。他雖然沒有承諾投訴警方,但沒有阻止學生自己去做,同時表明會進行斡旋,認為這個做法或者另有效果,請求學生給多點時間。只是,他的做法無法獲得認同。

  有熟悉錢大康的校友說,他在大專界屬於溫和派,過往表現傾向同情社運。在早前大學校長的表態中,他有贊同獨立委員會調查的傾向,在社運人士中理應「啱聽」。私底下,他不大贊同批評學生,認為多一聲不如少一聲,這樣才能讓事件降溫,想不到是你不找事、事卻會找你,發生了雷射筆(槍)事件,令他吃力不討好。昨日傍晚,被捕學生獲釋,究竟社運人士覺得這是校長的斡旋有用、抑或是證明他的不抗爭是錯誤呢?

  張翔史維兩條路

  錢大康好人難做,這個處境在近日大專學界不是唯一事件。最近港大校長張翔、科大校長史維、中大校長段崇智,分別面對學生「挑機」。段崇智因為回應在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時態度被指不夠明確,被譏為「帶學生遊花園」,面子上有點不好過。

  要大學校長和政府對着幹,這種要求不易滿足,於是就有機會吃一臉灰。有大學校長則堅持本身的原則,最明顯是港大校長張翔,他是最早發信譴責暴力的重量級學術人物,結果惹來學生和畢業生不滿,公開聯名要求他收回言論。面對校園內的壓力,張翔雖然和師生展開對話,但堅持對暴力不讓步。他的做法明顯不討好,但暫時似乎沒有太大麻煩,至於將來會否再引起矛盾則要看事態發展。

  科大的史維同樣堅持自己的原則,拒絕學生要求到示威現場。

  愛學生應有之義

  作為師長,關心、支持學生是應有之義,錢大康可能正是基於這個想法,才會有在事件的表現。同樣,如果有科大、港大學生出事,相信張翔、史維都不會置學生於不顧,分別只是在於,前者是言者諄諄,後者則是清楚地對違法暴力說不。每所大學情況都不一樣,只是如果學生冒着以身試法的風險減少,校長變成磨心的可能性,又會不會低一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