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瑞典醫生Axel Munthe逝世七十周年,大批書迷、愛護動物者、樂迷前往拿坡里灣對開的卡布里島(Capri),尋訪他的故居。我作為樂迷,5月去了緬懷一番,其後才知道蜚聲國際的男高音Andrea Bocell(i 安德烈.波伽利)在7月專程探訪,他高歌舒伯特的藝術歌,向這位大文豪致敬。

上世紀二十年代Axel Munthe到意大利南部拿坡里行醫,抵抗霍亂疫情,受到當地人器重。他對Capri一見鍾情,在山上建立一座優美的別墅Villa San Michele,寫下《Story of San Michele》一書,除了記錄興建的過程,還有他的日常生活。

我在Villa San Michele樹影婆娑的花園迴廊散步,憑欄遠眺那不勒斯海灣,地中海的陽光特別明媚,把大海映照得分外湛藍。現在的起居室、書房、內園、花園、小教堂,與他在生時無異。我在小教堂佇足良久,因為正在播放舒伯特的歌,Axel Munthe經常在此與他的病人和摯友、瑞典公主享受不少美好的時光,公主彈得一手好鋼琴,在她伴奏下,Axel Munthe快樂地詠唱,他是一名出色的男中音,熱愛舒伯特的歌。

他在《Story of San Michele》書中如此讚頌舒伯特,「我摯愛的舒伯特,是歷來最偉大的歌唱家,我感謝他給我的一切,當我日以繼夜消沉在黑暗之中,難以自拔,我不期然地哼起他的歌,一首接一首,好像一名小學生吹着口哨穿越黑森林,假裝不害怕······」身為樂迷,舒伯特的歌曲的確有神奇效應,為我消憂解愁。

5月遊意國回港之後,香港開始變化,每天心如鉛重,活在憂鬱中,漸漸忘了遠在南歐山上一座別墅裏飄盪的歌韻。直到最近才知道安德烈.波伽利讀過《Story of San Michele》一書,他7月與家人到訪Villa San Michele,在小教堂內自彈自唱舒伯特的《Ave Maria》。我多麼的想在場,細聽曲中超凡入聖的純美,讓我暫忘香港當下的危機,只是不可能,但這是一個樂迷在亂世中對美好靈性的卑微乞求!

文、圖:劉國業

劉國業,新聞從業員,酷愛表演藝術,常穿梭於各大場館,以文字記下觀賞感念,回味接近真善美的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