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炎夏日,悠悠暑假,是看動畫的好時令。然而,我們有多久沒有走進戲院,看一套本土製作的動畫長片?動畫電影《大偵探福爾摩斯:逃獄大追捕》八月起上畫,有否重燃你對香港動畫的熱情?

  《大偵探福爾摩斯:逃獄大追捕》以資深編劇厲河筆下《大偵探福爾摩斯》兩集故事為基礎,由《麥兜故事》和《麥兜菠蘿油王子》動畫導演袁建滔(阿滔)、資深動畫家鄒榮肇(Matthew)聯合執導。執導《大偵探福爾摩斯:逃獄大追捕》前,阿滔不算很熟悉原著故事,只知道這是一部很受歡迎的兒童推理小說,「後來才發現,兒子的書架上就有幾本《大偵探福爾摩斯》,我卻從不知道他曾買來看。」

  阿滔雖有不少製作動畫的經驗,但他最享受的,始終是創作,所以這次邀請Matthew擔當聯合導演,「大家飲餐茶就成了事。」阿滔寫了劇本、完成Storyboard後,Matthew及其公司線美動畫,便負責製作動畫,並把工作分工,分派給其他夥伴團隊,Matthew稱動員了約六十人參與製作。這個雙導演形式,對袁建滔也是新嘗試,「做創作是很愉快的,但我不是動畫專科出身,做Production便『頭痕』,我更擅長拍一套戲、講一個故事,所以很需要有人幫忙做Production。」他笑說,整個製作過程爽快又愉快。

  「《大偵探福爾摩斯》是一個相當成熟的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識產權),情況就像當年製作《麥兜》動畫系列時一樣,都是建立了十年左右,累積了很多創作內容,也有一個很大的讀者群。」製作動畫時,厲河給予他很大自由度,雖然原著故事篇幅不夠,只約佔動畫一半內容,其他的便由阿滔憑空創作出來,「大家一直都有溝通,譬如我有了想法、做了分場,便找厲河傾,他同意後,便繼續創作,就像把皮球拋來拋去。」

  他又讚製作團隊,「這班年輕人好正,經常Challenge我,推我到『懸崖』邊緣,做得更好。」相對起來,他導演動畫《長江七號愛地球》時,內地團隊或因領導文化,見到問題,未必出聲,「這便是香港人可貴的地方,創作時無大無細,這是很珍貴的。」

  《大偵探福爾摩斯:逃獄大追捕》以原著小說系列第十八集《逃獄大追捕》及第三十二集《逃獄大追捕II》為基礎,這兩集是厲河指定的,因為他很喜歡關於父女情的故事,阿滔便將原為老千的馬奇,改為劫富濟貧的俠盜,予以起承轉合,又把原於不同時段逃獄的刀疤熊一段加進去,令該片有更多動作畫面,他也總覺得華生在其他福爾摩斯故事,比較印象模糊,「希望他在片中的存在感可以高一點。」該動畫既有偵探、警察,也有俠盜,難為正邪定分界,有些道理,不知小觀眾是否看得懂,「我覺得觀眾沒那麼小,能閱讀《大偵探福爾摩斯》小說,應該非幼童吧,而且,以我個人經驗,如動畫內容能照顧家長感受會更好,也能刺激親子討論。」於是片中既有輕鬆搞笑情節,也有需要思考的落筆。

  香港鮮有動畫出產,長片更甚,專門製作動畫的公司少之又少,本地動畫製作人才不斷流失,新一代覺得沒出路,更不會入行,加上電影公司不熟悉動畫製作,覺得成本高、製作時間長,如沒有IP,未必夠膽投資。Matthew不諱言,香港的動畫製作出現很大的真空期,「相對而言,近十年內地動畫發展,無論技術還是產量,都突飛猛進。」所以這次《大偵探福爾摩斯:逃獄大追捕》的誕生,很是難得,「要讓產業重新啟動,必須依靠大型企劃。」阿滔則說,要一套接一套地製作,才有進步。兩人都對這套動畫加以期待,希望會有好票房,打進不同市場。

  「『福爾摩斯』本身便是Universal的,配上另一個語言便行。香港只是一個城市,難以支撐動畫製作。」說到底,Matthew對本地動畫發展有信心,「動畫是世界性的,不限地域,如果你的眼光放在全世界,就自然更有信心去做。當然首先要說服投資者。」觀乎《大偵探福爾摩斯:逃獄大追捕》片末那個彩蛋,就似為續集埋伏線。「希望可以繼續做下去。」祝「大偵探」屢建奇功,愈戰愈勇。

文:黃子翔 圖:蔡建新、Golden Sce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