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家裏有一台俗稱「衣車」的手動縫機,自己對家政一竅不通也無甚興趣,幾乎沒有碰過,不知何時搬家也扔掉了,不過縫機腳踏發出的吱吱聲卻是童年記憶的一部分。

  紡織在人類生活和經濟發展中是必需品,不少女性靠着紡織手藝從家庭走出社會,像已獲聯合國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日本群馬縣富岡製絲場,是明治年間的重要產業,製造的絲綢出口外國帶來外匯收入,不僅推動了國家經濟發展,也讓當地女性建立了社會地位,就如香港上世紀五十、六十年代開始蓬勃的紡織業一樣,只是時移世易,香港經濟架構早已轉型,今天大家對當年紡織業的「盛況」和工人生活情況所知無幾,正因如此,當年紡織業龍頭之一的南豐集團幾年前開始荃灣舊廠房大型維修工程,保留部分原有外貌和設施之餘,同時增加展覽、交流和教育設施,有助保留香港社會和經濟發展歷史重要一頁。

  南豐紗廠保育項目其中的紡織文化藝術館「CHAT六廠」今年春天正式投入服務,主要用來舉行展覽和共學計畫,暑假重頭項目是印度藝術家NS哈夏(NS Harsha)的展覽《逍遙相聚》,展出二十多件作品,不少與布料和織布機有關,既是物料也是主題,代表個人記憶,同時寓意人類活動與世界、宇宙相互交織的共生狀態。

  「六十後」的哈夏在印度南部的邁索爾(Mysuru,舊名Mysore)出生長大,該處是邁索爾帝國從十六世紀至印度1947年獨立的首都,是文明古都,兼具傳統美學和革命意念,對哈夏的創作有很大的影響,他同時吸收了西方繪畫、普普藝術和日本動漫,令他的創作層次相當豐富,形式多樣化,有油畫、雕塑、大型裝置,以及參與式作品,曾在歐洲、亞洲各地展出,包括雪梨雙年展、莫斯科當代藝術雙年展等,2017年,他在東京森美術館舉辦了大型個展,其中一組作品──名為《國家》的大型裝置──這次也出現在《逍遙相聚》展覽中。這組作品由一百九十三台腳踏式縫紉機組成,每一台上面都放了一面由布塊縫紉而成的聯合國成員國國旗,提醒我們工業和勞工是一個國家發展的主要動力。這組作品在東京森美術館也曾展出。

  哈夏的繪畫作品有一個特色就是重複的人物或動物,如猴子。每一個人物或動物的大小相約,遠看像是重複同一個形象,但近看的話你會發現每一個人物或動物的樣貌、動作和衣着都不一樣,一方面代表印度多元社會的特色──一個國家、多種語言、文化和宗教信仰,另一方面也可代表世上任何一個地方,從而探索個人與群眾之間的關係。另一個以人臉為主題的作品名為《凝望天空的人》,展廳地面印有密密麻麻的人臉,正在抬頭望着天空,天花板裝了大鏡子反射人臉,觀眾站在其中向上望,會看到自己置身人臉中,自己也成為作品的一部分。

  CHAT六廠聯席總監及這次展覽的策展人高橋端木,表示與哈夏合作主要是因為他在藝術中探索的主題,與CHAT六廠的意念脗合:「很多人以為我們就是一個絲織品博物館,展出一些皇室貴族穿着的上等絲綢,其實不然。我們希望與藝術家和設計師合作,探索紡織物料以及有關主題,以全新角度了解世界、宇宙和人類,哈夏同樣地以不同的方式處理紡織物料探討宇宙和人類之間的關係。」

  「展覽的名稱也與我們的宗旨不謀而合。『CHAT』的名字原意就是對話和討論,『相聚』固然是讓交流實現的方式。」配合展覽,CHAT六廠整個暑假到10月的項目還有講座和工作坊,包括哈夏10月中再度來港主持的講座,貫徹交流、相聚的主題。

  看到一整排的縫紉機,想像一下當年工廠女工坐在縫紉機前努力工作的狀況,多少流金歲月,就在這一踏一踏下悄悄逝去?

文:蘇媛 部分圖片:CHAT六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