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三罷」變成遍地開花的衝擊活動,大批示威人士包圍警署、堵路、塞鐵。在種種亂象引起社會擔憂之餘,有擅於分析局面的政壇猛人卻認為,反對陣營當日策動的「總攻」成效不彰,甚至在民意上丟失了陣地。

  擾民失分 轉移視線

  周一示威人士包圍警署、警員宿舍,甚至佔領道路,指揮交通,儼然變成執法者。不過,政壇猛人認為,這些活動主要發生在下午,如果細心留意上午的情況,反對人士發動罷工、罷市、罷課,基本上造不成效應,不排除下午連串激進行為,是為了轉移三罷的失效。

  三罷之一,罷市反應最差,除了因為示威遊行活動受影響的商戶,基本上鮮有加入行列,就算有支持示威的商店,店主寧願提供茶水或物資,大部分都繼續營業。畢竟,本地做生意經營成本高,利潤率低,少做一日生意損失不菲,不能不考慮。

  同樣,罷工的支持度也不高,甚至因為不合作運動,擾亂了交通惹起了不少上班族反彈。在媒體訪問中,有女士激烈地表示上班不為甚麼,就是為了表達對阻人上班者的不滿。當早上示威者霸佔紅隧大動脈時,有挽手袋女士默默協助搬走阻路圍欄,都反映了公眾一些情緒。在電視鏡頭前,公眾見到戴上防暴裝備,一手持盾、一手搬路障的警員,佔領紅隧反而替警隊做了宣傳。

  拆交通燈 影響安全

  特區政府推動修例表現出來的一意孤行,剛愎自用,觸動了大批市民,這股怒火至今燃燒了兩個月。隨着修例擱置,反對陣營與當局曠日持久,暴力和街頭衝突對日常生活造成的干擾,慢慢就產生影響。猛人認為,港人本質都是溫和務實的,明白修例實際已被「打殘」,當生活受到干擾後,就會覺得適可而止,要抗爭都要走回和平理性的正軌,對堵塞公共交通系統,又或者罷工等消極負面的做法產生不認同。

  周一的罷工,猛人認為基本上是失敗,除了在機場這些職工盟傳統地盤外,無法達到癱瘓社會的效果。其後,就在各區產生流竄式包圍警署的衝突,同時還騷擾到警察宿舍。這些動感十足的情景,令媒體焦點由上午的不合作運動轉向示威。

  不同地方的警署被包圍,一時的感覺好像局面很失控。不過,警方在午夜之後進行清場,市面回復平靜。由於示威者破壞了不少交通燈,令道路使用者大受困擾,而且影響安全,成為影響民生的負面做法。

  加強抓捕 考驗後續

  面對示威者衝擊,警方大致維持近日做法,但在戰術上作出微調。首先,是行動後加強了解畫;二是增加了抓捕。在衝擊人士經常瀏覽的社媒上,就有示威者總結,認為周一在路上縱火的做法觀感差,多路包圍警署的做法也分散了人力。同時提醒其他人警方加強了抓捕,加大了打擊力度。

  從周一反對陣營的大攻勢中,政府似乎已經接受了沒有一擊就能完全解決問題的「銀子彈」,採取防守為主,重點打擊的策略,變陣初步看來收到一定效果,反對陣營後續如何應對,會否令局勢激化令人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