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本關於成立超過五十年香港一項全民運動的口述歷史和集體回憶,作為香港人,我至今參加過三次「公益金百萬行」。

  「公益金百萬行」只是公益金其中一環。不看書,我不知這項令香港人驕傲的慈善活動的背景,事關我接觸到公益金時,十分興奮又緊張。對於我這位初中生而言,公益金是「友誼第一、慈善第二」,我接到認捐表格贊助,第一位善長人翁是媽媽,然後是爸爸、嫲嫲……回到學校,氣氛緊張得多,因為一班有七、八成同學都去百萬行,為了捐款「好好睇睇」,於是要向周圍同學埋手,但你又去百萬行,我又去百萬行,結果大家好像西部牛仔,鬥快拔槍,盡快第一個開口,不要客氣!然而,對方認捐之後,馬上又拿出他的贊助表格要我捐,經過一輪塘水滾塘魚之爭後,我花上一半儲蓄來完成使命。好在第一次公益金百萬行當日天氣很好,一大班同學行到幾公里的沙田站就止步回程,路過鄉間士多,一頓餐蛋麵加大可樂,自我獎勵自己公益行為,同時獲得一次難忘的人生回憶,因為這是第一次沒有家長、老師陪同下,一大班男女同學同遊,感覺是百分百有Feel。

  公益金的起源是嚴肅的。二次大戰之後,香港的上世紀五十年代不是大家想像中的和平喜悅,大家要面對百廢待舉的問題,經濟未見起色之餘,內戰又爆發,繼而再打一場韓戰,那些年真是「冇啖好食」。港英政府既要應付大量移民來港的衣、食、住、行問題,還要照顧與日俱增弱勢社群,負擔很重,無法完善社會福利,一切要靠宗教團體,以及香港士紳團體關照。

  捱過最苦日子,到了上世紀六十年代,香港經濟從漸有起色到經濟起飛,慈善捐獻踴躍,規模大了,社福制度和政策需要轉型,加強統籌捐款活動,以求集中資源、增加效率。1964年,港督戴麟趾開始商議成立統一籌款之事,1968年成立了公益金。首年採用「沿門勸捐」的方法籌款,六百萬元籌款目標很快達到,翌年籌款目標升至八百萬元。

  參與捐款機構不斷增加,募捐方式籌款再不是有效率方法,「受到加拿大籌款項目Across Canada啟發,認為可以在香港舉辦類似的籌款活動,讓參加者找贊助人,按全程式所在里數多寡捐款。1971年,首屆公益金百萬行便因此而誕生。」

  話說第一屆公益金百萬行有一段小插曲,當日起步禮原定於早上八時在大球場舉行,不料港督伉儷和其他主禮嘉賓來臨,但到場的參加者不過百多人,主辦者心急到滴汗,可是不知原因,令所有人擔心起來。等呀等,等到八時三十分,才見到加路連山道上,有一千名新法學生浩浩蕩蕩操上來。原來當時新法校長王澤森跟學生講八點正到達,可是學生誤以為集合地點是在加路連山的新學校。正所謂「有心唔怕遲」,是屆籌募成績不俗,到了第二屆更增至一萬人參加。

  回頭說到我人生第二次公益金百萬行的故事,這是距離第一次我的百萬行若干年,已經出來社會工作。這是比較輕鬆的歲月,入到一家大公司,周圍都是醒目仔、靚靚女,感覺這個世界的空氣也不同,有點似王晶大導演的《精裝追女仔》畫面。適逢公司高層號召響應公益金百萬行,成班男同事出盡法寶遊說女同事參加百萬行。最大不同的是他們旨在女同事肯去,關於認捐贊助嘛,男同事慷慨出手捐助,於是百萬行得到成班靚女赴會。

  當然,作為公司新人,又是曾經捐出過一半儲蓄的我,採取的是極之保守的行動,沒有跟大隊做大慈善家,只跟足李超人教誨︰「量力而為」。是屆公益金百萬行我以路人甲身分出現,也沒有跟大隊行足全程,又是在沙田站折回,臨走時同幾位有心追女仔之師兄同事們,打個眼色,說句「加油」,再同幾位靚靚笑笑口說Good Bye,又沿當年舊路,同幾位「單身狗」同事行過士多,又是公仔麵加可樂,完成全日慈善活動。返家途中,忽然想起,捐完公益金可能又要做人情。果真如是,當日追女仔之一男同事宣布跟同行的靚女結婚……

  對上一次行「公益金百萬行」,是跟幾個老友家庭聚舊兼行善事,一晃又是若干年了,幾時又行公益金百萬行?再約,再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