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修訂逃犯條例觸發的社會運動快兩個月,對經濟和管治影響擴散。從最近政府作出的言行,回應似乎有轉向迹象。

  嚴正聲明非偶然

  在修例觸礁後,特首林鄭月娥和管治班子採取了低調及溫和的策略,避免刺激社會更大的不滿。在示威人士攻入立法會後,雖然當局表示譴責,其後就未有太多提起。對於遊行示威的取態,都傾向被動,盡量予以配合和支持,甚至出現警署被圍等罕見情況。

  不過,自從西環中聯辦被包圍和漆彈塗污國徽,加上元朗打人案後,當局取態似乎逐步改變,首先是警方禁止元朗的遊行,並對發起人進行拘捕。今個星期,警方聯同律政署檢控四十四名參與衝擊人士暴動罪。更加明顯是昨日政府就公務員發起示威發出嚴正聲明,同時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羅智光亦發出呼籲,要求公務員嚴守政治中立。

  自從反修例引起大批市民上街後,身為公務員之首的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曾對公務員發聲作出評論,當時的回應比起昨日的聲明溫和得多。比較兩種不同的態度,政圈普遍覺得這不是偶然的變化,而是特區最高層應對上的一次調整。

  冀社會回復理性

  反修例惹起了市民普遍不滿,幾乎達到一發不可收拾。很多人憂心忡忡,究竟如何能夠讓社會重回正軌?有熟悉香港社會情況的有力人士認為,當前要務就是先讓社會回復理性。

  修訂逃犯條例惹起了大批市民的怒火,修訂失敗沒有讓事態降溫,反而愈演愈烈,甚至乎演變成「時代革命」一類政治訴求,社會因此變得嚴重撕裂。在政治怒火燃燒下,既出現了大量違法行為,同時也發生了有悖人情常理的做法,譬如有教育界咒罵警員「黑警死全家」、「警察的兒子七歲死」,以至有骨醫在網上帖文指要打受傷送院的示威者。這些做法曝光後,當事人可能都會感到後悔。如果讓這種情緒不斷升溫,恐怕只會出現更嚴重的傷亡。

  在修例失敗後,政府最高層避免火上加油,有人認為這是不作為,這個做法短期可以減少對立升級,長期就會令社會失去穩定的力量。當不同的反對人士以各種身分發起杯葛或不合作時,行政機關呈現了無力感,甚至被譏為面對無政府狀態,但正因為這種氣氛,政府必須調整策略。

  是時候作出改變

  主事者認為是時候要改變回應方向,政府對公務員發出嚴正聲明,可以視為一次示警。雖然曾任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的王永平認為聲明很概括,不夠詳盡。不過,香港的文官制度多年來行之有效,條文滴水不漏,現在雖然只是做了路人甲的王永平,應該還是不會忘了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