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街頭衝突後,反修例人士在社會上發起不合作運動,昨日多條路線受阻,交通出現混亂。由於有工會發動今日慢駛,未知參與人數多少,影響如何。

  不批評 不割席

  反修例掀起社會運動的巨浪,參與人士眾多。傳統的遊行、示威多,有人在街頭進行衝擊,非法集結等激進做法,也有人在網上起底、或者發放仇警言論,同時有不合作運動。傳統和平、非暴力抗爭,引起的爭議不大,其他違法或影響他人的做法,就未必人人認同,譬如有教育界人士在網上發起仇警言論,力斥「黑警死全家」,較新個案有學校高層詛咒警員子女在七歲時死亡,就惹來不少抨擊。

  教育界以狠話發表仇警言論,以至有違法可能的不合作運動,並非個個反修例人士都認同。這些做法有違作為教育界的操守,有人奇怪為何教育界團體沒有反應,甚至予以譴責?與一些支持修例的溫和派談起,他們說這或源於今次運動提出的「各自爬山」理論。

  「各自爬山」的意思,就是大家為了同一目標,一齊努力,各按自己的方式爭取,默契是互不指責、互不割席。這種默契背後的理念是若大家執着做法,就會被分化,出現內部矛盾,削弱了爭取的力量和效果。在「各自爬山」的策略上,就算有同道中人看到不認同的做法,都會為團結一致不作批評。

  同目標 無大台

  「各自爬山」是今次社會運動「無大台」、意即沒有中央司令部下操作的方式。溫和派人士認為,在各自爬山和網絡支援協調行動下,反對陣營人士朝同一目標和方向進發,的確在社會引起了很大迴響,取得了他們希望得到的一些效果。正因如此,所以大家都沿用這個策略。這也是運動至今就算出現一些爭議性的做法,陣營中都鮮有異見的原因。

  在「各自爬山」的策略思維下,反修例人士比較容易團結在同一旗幟下。在這個戰術下,大家的默契聚焦在五點訴求。另一方面,特區政府最高層經過強硬推進招致慘敗後,經過差不多兩個月的調整,採取了堅壁清野,避戰防守的策略,似乎慢慢站穩陣腳,對五點訴求堅持未有讓步,逐漸令雙方陷入膠着和拉鋸狀態。

  反對陣營各自攻山,一度造成很大聲勢,關鍵是未來怎樣走下去?國務院港澳辦周一舉行記者會,被部分反修例人士譏為行禮如儀。然而,細心一看,新聞辦和港澳辦發言人的講話和回應都經過細心調校,明確傳達支持特首依法施政和高度支持警隊的訊息。在被問到是否成立調查委員會時就強調要先維持法治,穩定社會,這些回應其實非常具體明確,展示了中央的看法和對策。

  易團結 缺反饋

  特區政府最高層在提出修訂逃犯條例時犯下了明顯和嚴重的失誤,造成社會嚴重反彈。隨着條例壽終正寢,反對陣營期望擴大成果,有人採取激進的手段攻山,部分做法影響市民生活,甚至有被認為把價值強加於其他人的可能。像不合作運動這些社區內抗爭的做法產生甚麼效果,在不批評、不割席的原則下,雖然不會造成分化,但同時也失去了反饋,不易調整策略。隨着社會的撕裂加深,登峰的阻力上升,遇到的挑戰和風險就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