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政府因為修訂《逃犯條例》掉入深池泥淖,難以脫身,甚至有沒頂之憂。政經界從簡單的政治常識,提出政府應集中精神搞民生議題,多為大眾做好事贖罪。這本來是政治ABC,難題是近年庫房充裕,福利已派得不少,要做好事,又有甚麼主題呢?有政經界就提出,是否可在醫療問題上下大功夫,特別是打破醫生利益集團的壟斷呢?

  醫委拒審惹質疑

  昨日,法院就一名醫生上門為病人診斷後死亡的原因作出裁決。法官直指在聆訊中作供的上門醫生作不可靠證人,質疑其診斷結果。死者家屬認為報告終可還親人一個公道。

  死者親友有公道難得之歎,皆因在此之前,曾經向醫委會投訴主診醫生,結果不獲受理,認為審都不必審。醫委會不受理的結論,與法官在庭上指出上門主診醫生的疑點大相逕庭,認為醫生結論和病歷不吻合,指示病人應向有關部門投訴。相反,醫委會認為醫生診斷無問題,根本拒絕展開聆訊。

  法官把主診醫生列為不是誠實可靠的證人,醫委會卻判斷為審都不必審的個案,這個巨大差異不免令人懷疑醫委會再次顯示其醫醫相衞的立場,又或者對處理投訴非常馬虎,令人對其公信力產生質疑。

  林鄭對醫界留手

  醫委會處理行業利益相關的事件屢次爆出令人嘩然的決定。上屆政府曾想改革醫委會成員,結果非建制派臨門轉軚,拒絕支持,在醫界議員瘋狂拉布下受挫。今屆,由於市民不滿聲音強烈,加上建制派在議會有主導權,終於逼使醫委會在改革上作出輕微讓步。不過,現況與醫療格局左支右絀仍然落後甚遠,其中特別是引進醫療人手。

  本地醫療體系嚴重失控,公營體系面臨崩潰,明顯源於人手不足。然而,醫界內的利益團體大打視線轉移戰術,把矛頭指向醫管局的管理,對增加外來醫生或加強培訓採取拖字訣,可以估計,未來醫療人手不足,將會與房屋短缺成為特區管治兩大炸彈。

  有政經界人士指出,特首林鄭月娥曾經做過庫務局,當時曾參與醫管局撥款和醫療融資,其幹練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相信她對醫療困局並非完全不了解,她上任以來只是採取和風細雨式的調整,一來是主責局長的綏靖作風;二來相信她對醫療界還是比較客氣,留有餘地,期望他們能知所進退。

  再迴避遲早爆煲

  政府對醫療界手軟,但政經界相信,種種迹象顯示界別內的利益集團不會因此心慈,現在政府淪為弱勢,相信他們變得更加強硬,甚至重演與非建制派連結的故技。不過,醫療是民生大事,沒有迴避的空間,當局若然不及早面對,市民置身水深火熱時,遲早只會爆煲火燒身,與其如此,是否應該化被動為主動,研究怎樣在醫療範圍內搞些德政出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