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藝術家喜歡創新,認為連續五年、十年甚至五十年重複同一件事情,是有違創新及探索本性的事情。所以,有些畫家晚年去創作雕塑,雕塑家轉去新媒體藝術領域探索,而那些曾經熱衷於將新科技糅入藝術創作的人們,不知哪一天竟又忽然迷上畫畫……

  對於韓國藝術家朴栖甫(Park Seo-bo)而言,相較於為了求變而求變,日復一日如匠人一般重複創作,才是藝術家在紛亂喧囂時日裏最應該執着以對的事情。今年八十八歲高齡的藝術家,最新一場個展正在韓國國立現代美術館(MMCA)展出,展覽取名《不知疲憊的修行者》(《The Untiring Endeavorer》),以一百三十多件畫作回顧這位「單色畫」運動倡導者過往五十年創作經歷。

  1970年代,亞洲地區尤其是日韓兩國的當代藝術尤為活躍,其中日本的「物派」與韓國的「單向畫」兩個藝術流派,不論理念以及表現方式都十分近似。這些從海外深造歸國的藝術家,在彼處親見極簡主義興起,亦受其啟發,以紙筆、水墨和油彩等為媒介,回溯東方哲學與美學的深邃樸拙意蘊,試圖從內裏氣韻而非表現形式上找尋東西方藝術的共通之處。朴栖甫便是當時單色畫的積極倡導者,而他的藝術風格與理念從那時確立後,歷經數十年並無改變,儘管西方藝文思潮早已更迭數代。

  儘管不同年代所用物料不同,朴栖甫一直在單色畫領域探尋,尋找這一創作方法如何與不同時代互動並映照。早年間,他的單色畫作品多用黑白灰藍,色調清冷。最近這些年,藝術家有感於互聯網時代資訊氾濫、奇觀迭起的景狀,於作品中增添諸如紅黃等明亮色調,以回應當下喧鬧,也希望為石屎森林中奔忙的都市人,提供一處足以靜心冥想的空間。

  朴栖甫曾說,繪畫對他來說是一場修行。同樣,身處單色畫前的你我,觀看這些貌似重複實則多變的作品時,難道不是也在體味「修行」之苦樂嗎?

文:李夢 圖:韓國國立現代美術館

李夢,女,雙子座,神經大條,不可救藥的美食與古典音樂愛好者。大眾傳播及藝術史雙碩士,專欄及藝評文章散見於北京、香港和多倫多等地報刊及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