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視藝雙年展》自五月開展後氣氛熱烈,這邊廂謝淑妮代表香港參展,在位設香港館的Campo della Tana築起《謝淑妮:與事者,香港在威尼斯》,那邊廂香港當代陶藝家趙素蘭,也應邀參加該雙年展的《Personal Structures》展覽,成為參展藝術家之一,帶來一系列叫人會心微笑的幽默之作。

  訪談是在威尼斯著名宮殿Palazzo Bembo裏進行(《Personal Structures》於Palazzo Bembo、Palazzo Mora和Giardini Marinaressa三地舉行),代表巨年藝廊的趙素蘭,這次在該地展出的《卡夫卡》陶塑作品,已是其第五個系列,比起特別是第一系列陶泥公仔全是上油、閃光的,這趟除了一隻公仔,其他約四十隻都是啞光,整體予人不透亮的感覺。「造型豐富了不少,我也調配了不同陶泥,所做的裝飾亦不一樣,有些甚至鑲上18K金。」有金也有銀,「威尼斯嘛,華麗一點吧。」

  這些陶泥公仔,花了她大約四個月時間完成,隻隻離奇又荒誕,明明是四足動物的身體,卻像人類一樣各具性情,擁有不同樣貌表情,有的標致,有的醜怪,有的笑嘻嘻,有的苦瓜乾,相由心生,叫觀眾細味人生百態。她笑了起來,表示把陶塑公仔的身體做好後,做面部表情是她最開心的事情,「很隨意的,會想,這個身體那麼樣,樣子就醜陋吧。」她也會參考現實中的人面,說時又指指旁邊一隻公仔,「你看他多驕傲!」她又說,自己就像跟陶泥公仔同呼同吸,「是我一部分似的。」

  趙素蘭最初是從村上春樹《海邊的卡夫卡》,關注法蘭茲.卡夫卡(Franz Kafka),「那時覺得非要把他的作品讀完不可。」於是便買齊他所有著作,看後大為震撼,好像《變形記》,人居然變成昆蟲,並有不同體驗,她便想,是不是應該用其他形式做一些「人」出來?她又想起《洛神賦圖》,當中便有不同「怪獸」,既像鳥又似魚,卻長人臉,於是觸發靈感,創作《卡夫卡》陶塑系列,首個系列在二〇一二年初於香港視覺藝術中心展出,同年又在香港科技大學辦了一場較大型的展覽,百隻陶泥公仔全被吊起,高高低低,達致飛起來的效果。「要在陶泥公仔身上穿一個洞,再繫上魚絲,有一定難度,耗了不少人力。」科大展覽反應很好,撤展時學生依依不捨,「他們甚至覺得某些公仔像極了自己,產生趣味。」

  《卡夫卡》陶塑系列也曾赴新加坡、芬蘭展出,她嘗試不讓陶泥公仔吊起來,只駐放在釘嵌牆壁的鐵枝、鐵塊上,效果不俗,這次來到威尼斯Palazzo Bembo,展覽空間就在一條走廊中,頗為狹窄,肯定「飛」不了,便照辦煮碗,靠牆展示,觀眾反應一樣好,紛紛為最喜歡的公仔改名字。

  「這次我把公仔做得開心一點,過往系列有些作品是很悲慘的。」她不諱言隨着個人心境變化,《卡夫卡》不同系列也有演變,她早期沉浸在卡夫卡的小說世界中,心情沉重,現在釋懷多了,這次創作便反映她的內心感受,展現逗趣、調皮、可愛,更覺輕鬆。

  迄今已為系列做了逾三百隻陶泥公仔的趙素蘭,其《卡夫卡》陶塑系列故事,還沒說完,如有更多時間,她想製作更豐富的人臉,又期待日後能辦一個一口氣把三百隻陶泥公仔吊起來的展覽,然而暫時她正埋首有關中國書法的陶塑系列。既然緣起來自村上春樹,會否發展專屬他的系列?她笑了起來,「再看看吧。」

  這個《卡夫卡》陶塑系列,觀眾又有沒有從中找到哪個最像自己?

文、圖:黃子翔(威尼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