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無論是天氣還是心情,都是低氣壓,有點喘不過氣,躲進畫廊躲入藝術家的幻想世界,也許是這個紛亂夏天最佳選擇。

  踏入立木畫廊,感覺頗為「亂」──展廳一角地上鋪滿由乳膠製作、一格一格看似地毯般的物料呼應牆上呈網格的畫作,展廳主廳則鋪滿一面一面牆壁的英文報章,新聞內容、訊息、名人照片等又出現在混合媒體作品中,整個展覽佔地不大,然而繪畫、裝置和混合媒體作品重疊,給人多重視覺效果,是否「亂中有序」呢?展覽名稱是「Dispersal」,可以翻譯成分散或擴散,也許是藝術家曼迪。

  曼迪.艾爾-薩伊格(Mandy El-Sayegh)在全球化環境中成長所吸收的各種資訊重組後的「擴散」。生於1985年的艾爾-薩伊格父親是巴勒斯坦人,母親有馬來西亞和中國血統,從小在英國長大,並在英國接受正統美術教育,曾在多個歐洲畫廊舉行個展,在亞洲這是第一次。在網絡資訊爆炸的年代,紙媒在許多地方已非主流新聞載體,甚至被宣布死亡,不過對藝術家來說報章似乎更能凸顯在全球化下新聞、娛樂訊息、文化、商業與我們之間的關係,有更深一層環境與歷史變遷的意義。

  艾爾-薩伊格在英國的展覽用了《金融時報》,似乎是看中了報章在環球金融體制中的角色;到香港就地取材用了近日的本港英文報章,直接貼在展廳的牆上。她以報章新聞為基礎,在作品中用了各種元素,包括流行文化標誌、商業包裝、繪圖等。站在展廳中央被資訊包圍,是否有被壓逼的感覺?但這也不正是我們每天的生活?

  艾爾-薩伊格以報章作素材探討資訊與社會、個人的關係,另一位幾乎和她同齡的內地藝術家aaajiao,就用當下「主流」的多媒體技術作為創作平台。aaajiao是內地網絡紅人、多媒體藝術家徐文愷的網絡化名,1984年出生於西安,目前在上海和德國居住工作。

  卓納畫廊目前舉辦的聯展《歌唱帶電的身體》展出aaajiao與另外六位藝術家的作品,包括出生成都的畫家韋嘉、美國攝影師菲利浦-洛卡.迪科西亞(Philip-Lorca diCorcia)、台灣畫家簡翊洪等,以身體與欲望為主軸,探索在全面數碼化的科技世界中人的身體和身分的議題,其中,aaajiao的作品是一單屏影像《我憎恨人但我愛你》,記錄兩個Cyborg虛擬人之間的對話,一位是以人類形態出現的女機械人,一位扮作電腦有異常操作時會出現的多個彈窗重疊的畫面,兩者之間的對白機械化而冷漠,正如在社交媒體和網絡世界中,我們都有多重身分和帳號,扮演不同角色,與多個角色扮演者有不同性質的溝通和交往,作品的畫面與聲音對網絡一代是熟悉不過,一如作品呈現介乎虛擬與真實關係甚至愛情,只是身在其中我們可能並不在意,看到作品的確讓人有所反思。他的另一件作品《頭像》很小,像早期的掌上電腦,循環播放少女頭像的gif動畫,在今天手機可以隨意做出各種頭像上載成帳戶身分,看似變化多端,但最終也如作品的gif一樣退化成雷同與重複。

  aaajiao以虛擬生化人探索人體,韋嘉和簡翊洪則從古典藝術出發。韋嘉認為身體是人與世界唯一的接觸點,所以身體是他多年來創作的主要題材。聯展上的繪畫作品是最新系列,以美國現實主義藝術家湯姆.艾金斯(Thomas Eakins)一組男性裸泳者的著名攝影作品為藍本,以沉鬱色調描繪一群在田園山水間游泳的男士,然而泳者融入在山水間,與其說是描繪身體,作品更像一幅風景畫,人與大自然環境合而為一,非常富有詩意。簡翊洪的作品則充滿挑逗和顛覆性,他以傳統水墨風格的作品,一方面延續宋元以來文人繪畫的精神,一方面描繪年輕男同性戀人的日常生活,刻意簡化水墨線條,圖文並茂,彷彿邀請觀眾一窺同性戀人的世界,詼諧幽默。再看同場展出迪科西亞的代表作品系列《男妓》,以真實細膩的鏡頭捕捉了出沒在洛杉磯一帶男妓,並列明他們的姓名、年齡、出生地和服務價格,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充滿張力,個人身體與社會身分的議題相當值得沉思。

  展覽最令筆者駐足的是一面藍色窗簾,遮蓋了畫廊五樓空間的整個窗戶,作品名為《無題(戀愛的男孩)》,是古巴藝術家費利克斯.岡薩雷斯-托雷斯(Felix Gonzalez-Torres)的作品,不知何解,這一片輕柔的藍,彷彿有力把外界的一切紛擾擋住了,讓人得到片刻寧靜,甚至浪漫──縱然一步之遙,我們又將被世間的煩惱所淹沒。

文:蘇媛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