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新城市廣場周日爆發嚴重衝突,有多名警員和示威者受傷,期間有示威人士對警員拳打腳踢,要攝影師出手制止以防「打死人」,場面相當震撼。事後,身為大業主的新地因此被不滿警方進場人士包圍,要派人出來澄清解畫,就成為商界惡補政治課的題材。

  新地苦主變被告

  新城市廣場日前有示威者進入,之後大隊警員到場,最終爆發激烈衝擊,本來業主和商戶在事件明顯是受害者。然而,事發後,新城市廣場的服務處被大批人士包圍,要求解釋為何會讓警方進場。大業主新地其後強調事前未有接獲警方通知會進場,又指職員與警方交談不是帶路而是指示他如何離去往另一個商場。當被問到會否譴責警方時,高層就聲稱會表達關注,甚有「卸得就卸」的味道。

  地產商一向予人感覺是有財有勢,這次卻苦主變被告,要低聲下氣解畫,不少商界人士視為研討對象。有同行說,過往有商場遇着大型遊行,實行斬腳趾避沙蟲,封場不做生意,寧願示威人士打爛玻璃門入內,屆時警方是否進去由警方決定。新地沒有這樣做,現在回看就有點失算。

  很多事過往拆局很容易,封場決定又是否這樣容易呢?新地作為上市公司,新城市廣場是龍頭商場,停業一日造成的損失極大,對股東有影響固然要交代。實際上,金錢還是小事,若然新地封場,商戶受苦,想購物的市民不便。由於新城市廣場四通八達,若然停開對周圍商業環境也有影響,肯定牽一髮而動全身,一樣惹起民怨,對舉辦和平示威者也未必是好事。

  揣測施壓無得拆

  新城市廣場的通道連接鐵路,封場不做生意減少人流可減低事發影響,但只要開放給行人使用,卻無權阻止警方進入。有商界留意到,過去示威行動有商場曾拒絕警方進入,新地可否照辦煮碗呢?從當日所見,在警方入場前,不少人在商場上層向下拋擲雨遮、疑似有害粉末,行為明顯違法。在這個情況下,就算當時真的有業主律師在場,是否應該及可以阻止警方執法都大有疑問。

  新地在這次備受壓力,商界說,近日網上流傳不少對公司的質疑,包括不少捕風捉影的猜測,指公司與警方早有默契,譬如說公司中有前任警官,又或者指關連公司在事發當日先行叫停了推廣等,面對這些莫須有的指控,管理層處境相信會是「跳落黃河都洗不清」。

  商界研討一輪,發覺很難有善法妥當處理今次事件,只能自歎倒霉。有人就覺察到,今次新地被圍,頗有點要「歸邊」的味道,要麼站在反修例的一邊,否則就等同站在政府的一方。這種現象有點像早前幾家商號被查詢大台落廣告的政策一樣。

  無得中立要表態

  今次政府推出逃犯條例修訂,反對的市民很多,商界有保留的也不少。然而,隨着條例胎死腹中,是否要抗爭下去,特別是以衝突或違法方式進行,大家就有不同意見。到這種分化狀況,而兩邊人數都不少,商界人士很多都想保持中立,可惜現在局勢發展,是你不找政治,政治卻自動找上門,似乎人人都要表態,這種泛政治化的日子,就算是行事現實的生意人,恐怕都未必會很容易適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