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中醫師兼詠春師傅張勇,是不少城中名人的「御醫」,行醫多年雖然忙碌,但仍不忘傳揚詠春拳。最近他再度撰書,將收集了二、三十年有關詠春的資料整理後,寫成《詠春拳正史》,期間更親身到訪每位歷史人物的故鄉,拍攝並記錄資料,他期望將這項傳統嶺南文化真實地呈現大眾眼前,繼續讓詠春拳學發揚光大。

  個子高大健碩的張勇,十六、七歲開始習武,當時學詠春拳是為了強身健體,「小時候體弱,所以學功夫。」他第一位師傅是太太的叔叔溫印安,之後被推薦跟從詠春宗師岑能學武。張師傅稱,起初學詠春時甚麼都不懂,幸好有師傅慢慢教授詠春拳法,又從中接觸到跌打、正骨、中醫等知識,「原來很多詠春師傅不但識打詠春,更懂得佛山正骨這種嶺南醫學。」

  傳統武館和醫館一體,即朝早行醫,晚上教拳,而且都是醫武相傳。「以前個個老師傅都是白天開醫館,夜晚辦武館,師傅吩咐我們,詠春不可亂傳,但又不可不傳,因為一定要教人,自己才有進步。」難怪張師傅今天百忙中仍堅持每星期三天開班教授詠春拳,動作片演員、退休人士、模特兒,甚至小朋友都跟他學習。

  雖然功夫了得,不過張勇表示師傅曾叮囑他,千萬不可靠功夫「搵食」,因為功夫不能餬口,最好同時學醫。「起初都是學駁骨手法、跌打等,再慢慢學開藥方、製藥丸,連跌打膏藥都要自己做。」

  張師傅自言,當時學懂這些也覺得不夠用,故後來入讀廣州暨南大學中醫學院,並謹記老師傅的吩咐──最緊要研究針灸,因為學識針灸就更加全面。所以他讀書時加強對這方面的研究,今天無論是達官貴人還是街坊,一遇上奇難雜症,都馬上找張師傅求診「賜針」。

  張師傅坦言,除了醫學和詠春外,沒有其他特別興趣,不過身為廣東省武術協會詠春拳術會海外專員,他自覺有責任傳揚詠春,故經常前往佛山考察與詠春有關的博物館和歷史人物故居,蒐集資料和相片,加以整理後寫成新著《詠春拳正史》。

  他透露,早於上世紀八十年代學功夫時,已一直搜集詠春資料,當中最多的是在1989年岑能師傅成立廣州岑能詠春拳術會時收集的文件和相片,「還有一個當時在佛山的老記者兼小說作家歐瑞芝,記載了那個年代所有詠春功夫和當地發生的事,留下很多資料給我們。」

  談到走訪佛山有關詠春的博物館、祖廟時,令他最深刻的是,所有博物館館長都不認識詠春歷史,只知道那些歷史物品放在博物館!「連在佛山學詠春的人都不認識這些歷史,所以我才要出這本書!」他希望大眾尊重詠春歷史,「詠春拳是很傳統的嶺南文化,不可以將之簡化,我比較古老,覺得最傳統的才是最真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