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岑偉宗,作詞人,音樂劇創作人。曾獲金像獎、金馬獎及香港舞台劇獎等。資深語文教師,為香港公開大學語文及教育學院兼職導師。)

  早前澳門美獅美高梅劇院的公關發來邀請,得以過大海湊熱鬧,欣賞到《極限震撼》(《Fuerza Bruta Wayra》)澳門站的演出。

  出發前跟公關同事略為了解,言語間隱約有種「這個騷很難推廣」的感覺。老實說,從媒體圖像(內地或台灣稱之為「主視覺」),宣傳句語——「無視常規!解放舞台」,都很難立即知道具體這個表演在搞甚麼鬼?反而英文那句「Show Rules Redefined」可能多少令人意會到些東西,重新定義「表演規範」,然而怎樣定義?也很難揣測。又或者說,通常新奇的事物,因為沒有前車可借鑑,即使妙筆生花,都很難描畫清晰,不是公關問題,而是讀者沒有概念。

  當然,來自朋友堆裏的口耳相傳——網絡時代虛擬世界裏的「街坊」熱議是最佳宣傳。出發前看見不少先睹為快的朋友在社交網絡上貼照片,點讚,個個笑容滿臉,一堆「正」、「刺激」、「好好睇呀!」的關鍵詞如洪水缺堤,令人無比期待。

  先說演出場地——美高梅劇院化身。新聞稿以「非常舞台」來形容,換了劇場常客的角度,那是個大型的黑盒劇場,有挑高的空間。《極限震撼》不設觀眾席,這劇場就儼如大型的舞池,人人原地站立,或自由遊走,選取(自認為)最佳的角度去看表演。沒錯,《極限震撼》更像個派對,不過這個派對加插的「表演」會在你身邊、頭上發生,而且往往讓你意想不到,《Fuerza Bruta Wayra》將劇場與派對元素共冶一爐,舞台與觀眾的界限打破了,讓觀眾有機會跟表演者互動接觸,甚至成為表演的一部分。

  歐美劇場近年流行沉浸式劇場體驗,著名的《今夜無眠》(《Sleep No More》),據說演區是一個個房間,觀眾要戴上面具來回觀看,無論如何切入,觀眾最終都會看到自己建構出來的劇場體驗。惜到目前為止,我也未有緣親身看。此是題外話了。

  說回《極限震撼》。它應該也算是另一種模式的沉浸式劇場吧?它要觀眾沉浸的,是高漲的情緒、熾熱的氣氛、爆炸的能量。甫開場,就是一輪震撼人心的強勁鼓樂,先把觀眾的情緒推進狂歡的氣氛裏,忽然在觀眾頭頂吊下另一組演員,在半空懸垂擺盪,這突如其來的一擊,再將氣氛推上另一高峰。當垂吊的演員還伸下手來,像想跟站在地上的觀眾握手時,你也不期然的想舉手觸碰……

  其實,《極限震撼》裏所使用的技術元素,理應看過,只是它的使用方式、設置的位置,會使觀眾驚喜連連。打個不太恰當的比喻,太陽劇團(Cirque du Soleil)的靈活身手你遠觀過了,如今是親身在他們中間,看他們如何包圍着你做表演。所以,公關給我的新聞稿說:「無論走到劇場任何角落,都能感受到三百六十度零死角沉浸式表演,無限放大觀賞角度。而劇院的先進燈光、視覺及音響效果令整個演出更震撼傳神,打造出終極感觀體驗……更歡迎在劇院內大聲說話、自由走動、隨意錄影、無限自拍,更要隨時迎接突如其來從四方八面蜂擁而至的表演者及出人意表的場景」,並非浮誇之語。

  《Fuerza Bruta Wayra》先後在全球二十七個國家上演,觀眾人數已逾二百五十萬,卻原來源自阿根廷。而整個演出,基本上沒有任何語言(好像連文字都欠奉),演出名字就是西班牙文,如果不諳西班牙文,這名字對你不過是堆看不明的東西。於是演出就還原到純粹肢體、純粹動感。這才促使它能超越國界,打破語言的隔閡。二〇〇五年在布宜諾斯艾利斯首度公演,大獲好評;二〇〇七年起成為紐約外百老匯音樂劇演出。其中一幕凌空水池,那構想和呈現方式就令我歎為觀止,而音樂、燈光、水影、演員的動態,再加上觀眾所站立的位置,幾項元素加起來,單單是「觀看」已經產生令人陶醉的效果。於我,則不斷在想:「想出這想法都夠厲害,還要用這樣的方式呈現,這到底是甚麼腦袋想出來的?」現代劇場藝術以經驗和符號為主,再不是把「訊息」直接呈現。於是,其實你想到甚麼,真是各自修行。我想,這也是它能征服英語主導的劇場所倚仗的撒手鐧。

  《Fuerza Bruta Wayra》澳門站正在美獅美高梅劇院上演之中,演期至八月四日,逢星期三至日,每晚八時,準時「開派對」。星期六、日更會加開下午場次。謝幕時候一字排開,表演者幾近二十,再加上大量的飛天懸垂特技操作,還有大型布景裝置及觀眾流動控制人員,這個巡迴班底應該不是因陋就簡的巡迴「版本」(那些飛天遁地的場面,只要做少一環安全措施,傷的不止演員,還有觀眾),看票價銀碼,值得一看,如果還有港澳來回船票套票的話,不失為過澳門度假的好節目。訂座網站:tickets.mgm.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