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修例壽終正寢,觸發今次事件的台灣殺人案主角陳同佳十月前後就會釋放。民建聯上周就跟進案件,看是否有甚麼後續工作,可以在移交逃犯以外進行,其中包括勸告陳同佳自首。

  陳同佳涉嫌殺死同行女友,由於兩地無引渡協議,政府遂以此案提出修例,容許以個案形式移交。現時修例不會進行,台灣方面又以很政治化的手法處理事件,陳同佳看來很大機會毋須面對檢控。因此,有人懷疑勸他自首的可行性有多大。

  死馬當成活馬醫

  提出規勸想法的人,無疑有點死馬當活馬醫,期望能夠為死者和家屬盡最大努力。這個說法在修例惹起爭議初期已有人提出,但因為當局已提出堵塞漏洞的建議,所以沒有留起注意而已。

  從法律上說,港台無法達成引渡,陳同佳將可恢復自由,似乎很難有理由會自投法網。不過,提出建議的人就認為不妨一試,因為當事人雖然能夠迴避法律制裁,卻不代表萬事皆休。社會道德和良心上,他仍然要接受不斷的審判。日後他獲釋重投社會,將要面對社會人士投以異樣的眼光,由於案件引發了牽動百萬人心靈的風波,他受到的注目和承擔的壓力,甚至遠比一般疑凶大。至於良心上的罪責,更加是無論走到那裹,都不可能逃避。

  終生枷鎖難脫下

  陳同佳案涉及中港不同法例,要從香港引渡到台灣審訊,涉及複雜的程序,難度本來極高,但解鈴必須繫鈴人,在現今狀況,要處理這宗案件,一個方法就是當事人先願意合作,其他才能從詳計議。

  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陳同佳在台灣如果有做了關乎人命的錯事,背負的壓力就像終身放不下的枷鎖,以他這樣年青,悠悠歲月都如身負重擔,坦然面對,或者是減輕悔咎,重新做人的方法,究竟如何抉擇存乎內心,一念之間可以是地獄,也可以是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