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獲邀出席K11 Atelier Academy的音樂會,座位對正指揮席,跟我平常喜歡的座位剛好相反。主辦單位說,這是最佳的位置,因為這個晚上的焦點是指揮家吳懷世。

  音樂會的鋪排與平常不一樣,場地並非專為音樂演奏而設,而是尖沙嘴Victoria Dockside一個綜合用途的小型展廳,三、四圈椅子圍繞着樂團,觀眾與樂師非常接近,差不多面對面或者背對面。

  吳懷世站台,沒有即時揮棒帶領二、三十人的馬勒樂團演奏,他先介紹今晚的曲目──貝多芬的第七交響曲。他指昔日歐洲的古典音樂會,會在皇室等戶內場地上演,這個晚上的安排就是以前的模樣。

  他也介紹了古典音樂演繹手法的演變,由不同的節奏速度,產生不同的樂感,以至不同時期的演奏手法,即場示範,由巴洛克至浪漫風格,對不是古典音樂會的常客,起了導賞的作用,我這名老樂迷,聽得很投入,不期然聯想起上世紀六十年代美國指揮大師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帶領紐約愛樂團舉行的一系列古典音樂入門音樂會,其中一場講解甚麼是旋律,伯恩斯坦一邊講解一邊即埸示範,台下大人小童聽得陶醉,原本看似艱深、抽象的音樂,經他解構之後,條理分明,令人了解當中的結構、發展、轉變,欣賞到古典音樂的精奇與美妙,讓人步入古典音樂的寶山中。吳懷世這個晚上的演出,也發揮了同一作用。

  我每周都去音樂會,間中會碰到吳懷世,有一次見他帶着樂譜入座,一邊聽台上的演出,一邊讀譜,想必他在潛心精進個人的指揮藝術。這位九十後指揮家近年屢獲國際指揮比賽大獎,他一手創辦了馬勒樂團兼任總指揮,並獲歷史悠久的首爾愛樂樂團委任為副指揮,其事業處於上升期,在國際樂壇嶄露鋒芒。

  最近吳懷世指揮Ensemble Omnia Hong Kong灌錄的馬勒第一交響曲唱片面世,是他去年指揮二十三名樂手,在香港拔萃女書院大禮堂錄音,採用Andrea Riderelli所改編的版本,把原本一個聲部多人演奏改為只由一個人演奏,有別於一般上百人的規模並在大樂廳表演的常見版本。我支持本地的年輕音樂人,一定要買一張來欣賞當中的深意。

文:劉國業 圖:K11 Atelier Academy

劉國業,新聞從業員,酷愛表演藝術,常穿梭於各大場館,以文字記下觀賞感念,回味接近真善美的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