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個星期文憑試就放榜,在此之前,非聯招的國際試IB率先公布成績,一眾狀元的選項可以反映時下家長學生對選科的傾向。

  醫學呈一枝獨秀

  IB課程可以報讀海外大學,近年本地大學以非聯招收取學生日益普遍,令這個課程頗受家校歡迎,媒體近年也增加了報道。香港學生唸書成績一向不錯,在這個國際試中是表現最好地區之一,每年都產生不少狀元,今年也不例外。

  IB狀元可以到海外升學,可以留港。今年受訪的狀元,有相當比例都表示會留港,而且聲稱會選讀醫科的比例很高。

  與大學中人談起,近年升讀大學學生人數減少,不少學系要搶學生,傳統不少「神科」收生水平下降,唯獨醫科抗跌能力最強。這個現象,是否香港的產業結構發生了問題呢?

  大學是社會的人才庫,培養人力資源是一大功能。過往成績好的學生有不同選擇,以前說是「發三師」,主要是傳統的專業人士。近年三師的受歡迎程度下降,與就業前景弱化不無關係。就以律師為例,有片集出現過大律師要住劏房的情節。現實上,攻讀大律不易,執業後有人成功響名堂,收入可觀,但不少都要捱世界。現時,專業中醫生受惠人口老化和行業保護,私人執業的醫生收入可觀,已經成為天之驕子,於是令驕子趨之若鶩,呈現一枝獨秀之勢。

  產業單一礙出路

  做醫生有地位,又有收入,吸引力大是很自然的事,然而,除了醫科,難道香港值得追捧的學術真的這樣少?有大學中人直言,行行出狀元,大學能夠發展的一個學科,理論上差極有個譜,為何學系差異日大,而且不受歡迎學系有擴散之感呢?一個原因是家長學生追求穩陣,做醫生收入有保障,於是人人追捧,正如畢業後考政府工薪高糧準,變得愈來愈受歡迎。時間長了,學生選擇就變得公式化。

  另一個現象,就是本地產業單一化明顯,除了醫生受惠人口老化。香港兩大枝柱產業就是金融、地產,這兩個行業經營模式變化不大,吸納人才缺乏增長,形成有前景的出路愈來愈少,不少傳統神科還出現降格。

  香港經濟進入高原期,加上全球經濟倚賴新產業推動。香港在這方面滯後,學生要尋求出路難免要北望或衝出國際。要衝出國際,放洋的機會會較好,留在香港要有出路,一個可能是投身內地,如果這樣想,選科範圍就會比較廣泛。不過,香港大學生對返回內地工作不是人人接受,對選讀工科或科學的興趣就會下降。

  就業容易作為難

  在大學未普及的年代,能夠考入大學,等如出路有了一定保障。現時,升大學機會多了,學生出路不像以前確定。在內地經濟仍能保持不錯增長下,本港經濟仍可維持,就業率高企,大學生要找一份工還是相當容易。不過,若然期望有所作為,難度就相當之高,正因如此,本地吸引學生的神科似乎就有買少見少的感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