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人士發起遊行示威,在剛過去的星期日實行跨海到九龍,以高鐵站作為終點。今次轉換遊行地點,最終沒有爆發大型衝突,政經界事後額手稱慶,皆因經過七.一攻入立法會後,大型遊行的風險不宜低估,加上今次是新地點,出事機會更難逆料。

  兩線部署 非為圍捕

  九龍大遊行以高鐵站為終點,其實風險頗高,因為這是交通匯聚點,若然有失控事件,有可能引發混亂。最終遊行順利進行,車站秩序沒受影響,聽聞港鐵事後如釋重負。在大遊行之後,有示威人士曾一度佔領彌敦道,令車輛無法通行,有段時間還出現與警方對峙,氣氛一度緊張,最後幸好沒有釀成嚴重衝突,相信政府都揑一把汗。

  雖然彌敦道的對峙沒有觸發大型衝突,但有段時間警方出動防暴隊,以長盾陣壓向示威人士,事後惹來示威者批評。有人亦會問,當晚示威者雖然霸佔馬路,但大部分人似乎沒有帶備衝擊裝備,甚至以真面目示人,為何警方仍擺強陣布防,甚至出現圍捕的說法呢?

  當晚警方在旺角布防,防線一端在山東街,其後再在另一方布陣推進,一度令在場人士想起在第二次包圍警總時,警方在最後清場時追捕示威者,抄下百多人身分證的場面。不過,據了解警方在山東街擺起強陣,以至後來進行包抄,目的不是進行圍捕,而是從人流控制考慮,避免示威人士走入旺角「九反之地」,引發雙方都無法控制的場面。

  委任爭議 將會跟進

  警方這個考量,主要源於旺角街頭文化與港島不同,區內社團活躍,若然大批示威者湧入,有可能出現無法估計的後果,所以當晚整個部署姿態相對強硬,目的就是堅守山東街防線,阻止人群進入旺角核心區,同時利用另一邊的防線,逐步把人流壓入油麻地,減低爆發意外場面的風險。

  警方有這個部署,相信是吸取了幾年前佔領運動的經驗。當時佔領運動由金鐘擴散至旺角,但兩地顯示的地區文化截然不同,旺角的暴力程度和混亂明顯嚴重。有了這個經驗,警方遂決定一開始就以較強勢的姿態處理,以突出區內警察是話事,當中不涉及圍捕的想法。

  在彌敦道對峙中,出現便衣警員拒絕出示委任證的情況。這個情況涉及個別警員對警隊通例的理解。便裝警員並非時時要出示身分,譬如在進行觀察就沒有這個要求。根據通例,在接觸市民和行使警權時就需要出示委任證,有關警員拒絕出示,可能是認為當時雖然身在執法場所,但未有行使權力,在被查問時就拒絕出示。警方消息指,經過今次事件,內部會跟進處理。

  地區因素 不宜漠視

  遊行人士今次路線由港島轉到九龍,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顯示當局對合法請願是願意配合。不過,轉變場合和路線,不同地點和地區有不同考量,特別是當人群數量多,秩序和安全都會出現新的風險。無論對於警方和主辦單位,這些變數都不能忽視,因為人多易亂,一不小心出事,後果就可能十分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