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兩日,本地陸續有遊行進行,周六是屯門出現反公園大媽的遊行,周日有高鐵站外反修例遊行。同一時間,有人在網上發起在各區遊行。面對各種請願活動,社會上一班有心人,包括大學校長陸續開腔,期望可以為高溫不退的社會氣氛灌注理性聲音。

  各所大學校長,以至公營機構管理層,在過去一個星期都先後發言,呼籲理性表達訴求,當中特別是不要違法。

  犯法代價莫低估

  在今次修例爭議中,社會迴響極大,觸發大批市民上街,然後出現所謂「勇武抗爭」,七月一日大批示威人士湧入立法會,成為至今最激烈的行動。由包圍警察總部到衝入立法會,政府和警方採取克制態度,甚至由此被反對派議員譏為「放水」。然而,克制態度不等如置諸不理,從過去幾日警方採取的跟進工作,顯示當局沒有即場制止街頭抗爭,主要是避免即時刺激大群聚集人士,引起失控。

  警方在包圍警總、衝擊立法會等事件中,一再重申會追究違法行為,有莫謂言之不先的意味,事先警告參加者要付出的代價。自爆發金鐘街頭衝突以來,反對陣營一直提出撤回暴動定義,同時要求「特赦」,不要追究衝擊者。政府對暴動定義採取彈性回應,但對不追究衝擊人士就一定沒有讓步意思。從情節上說,包圍警總和攻入立法會時的部分行為激烈程度猶有過之,可以估計政府不會輕言放棄追究。

  暴力衝擊一旦被控,罪名和判刑可以相當嚴重,部分參加者明白其中厲害,故此行事者蒙面戴手套,以掩飾身分。不過,也有人在過程中自行暴露身分,有指這些參加者已有流亡港外的準備。

  面對激流未退,很多德高望重的社會賢達,包括教育界、宗教界都紛紛提醒,市民特別是年輕人在關心社會之餘,要保持和平理性,尤其不要以身試法,這些語重心長的說話雖然可能被視為老套,但細想卻不無道理。畢竟,香港是法治先行的先進社會,如果揚棄法律,社會規範蕩然無存,運作就會失衡。以身試法等同自毀城牆,絕對不符合社會利益。

  和平表達有效果

  年輕人充滿理想,一腔熱向不怕犧牲,然而,一時衝動付出代價,日後冷靜下來,可能發覺這並不是唯一選擇。社運分子以為犯法後可以流亡海外,但這到底只是少數,不是大部分人可以做到。

  《逃犯條例》修訂已經叫停,政府承認犯了失誤,社會人士有不同意見,有很多途徑可以表達,同時已見到效果。以違法去衝突制度,產生的副作用極大,參加者付出的代價也很大,正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宗教領袖、學校師長才會苦口婆心,希望能把參與社會事務的途徑重納正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