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尚達昨在本欄提過,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建議,通識教育科的獨立專題探究(IES)改為選修,以釋放師生的教學空間,然而這建議最為爭議,可說是「足以在香港中學文憑考試考獲最高第四級成績」的「封頂」安排,除了該科外,數學科非基礎課題選修,也有類似安排,但「封頂」是否合理,卻值得深入討論。

  IES到底應否成為選修部分或完全取消,是否需要作出更多結構上的改變,在小組的建議文件中,列為三大「意見較為分歧的項目」之一。最大分歧在於「封頂」安排,如學生選擇不參與IES,只會「足以考獲最高」第四級成績,這說法既是代表達到特定水平的「足以」,亦有設定上限的「最高」,引起不少前線教師討論。聽聞小組內部討論,認為部分日校考生選擇不參與IES,較其他考生課業負擔少,故在成績上「封頂」似乎有理據。

  然而,「封頂」對選擇不參與IES的學生未免成本過高,既不能靠IES「執分」,「最高」達到第四級,意味未必達到第四級,在大學以最佳六科或五科作為收生要求,影響到學生的總積點,對師生誘因有限。同時要考慮的是,現時除了重讀生外,自修生報考文憑試均不用參加校本評核,全科只計算公開考試成績,而不設「封頂」。小組建議旨在照顧不同學生興趣及多樣性,有意見認為不宜以單一考核模式,適用於全部日校考生,讓學生選擇不同「賽制」,各自發揮所長。

  反觀數學科只選修必修部分的「基礎課題」,足以在文憑試考獲最高第四級成績,同樣是「封頂」,外界反應不算強烈,主要原因是「基礎課題」與「非基礎課題」在現行課程文件早就列明,只是前線教師大多把課程全部教授,未能兼顧學生的能力,反而補習社多把「封頂」視為應試策略,鼓勵學生專攻較淺白的「基礎課題」,務求盡可能「執分」至第四級,對學生來說代價較低,「棄保效應」亦是一視同仁,爭議性自然遠低於通識教育科。

  通識教育科作為必修的核心科目之一,而以往課程指引把IES視為「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如何微調既可切合不同學生需要,又能平衡課程要求,相信是關心該科發展的師生,在未來兩個月諮詢期需要思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