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中美摩擦氣氛在「習特會」後暫時緩和,特朗普宣布華為解禁,容許美國企業向其輸出零件,不過並未將華為從「實體清單」移除。黃廣揚留意到,美國不僅封殺華為,近日華裔科學家在中美科研合作項目上亦遇到許多困難。當中,美國禁止與內地來往甚密的美藉華人學者參與敏感性高端項目,華裔科學家及科技從業員亦更難取得美國簽證。他批評,美國「逢華必反」的做法將拖慢人類科技進展,自己亦「殺敵一千,自損八百」,認為科研不應受地域限制及政治干預。

  「近來已聽說一些與內地科技交流多的教授及科學家,在大學會被特別對待,例如禁止他們參與美國敏感性高的科研計畫,一些世界級的美籍華裔學者已受影響。」黃廣揚說,不僅在美國的科學家,連在港的美籍教授亦面對相當大的壓力。香港多位大學教授及研發人員,均與華為有通訊技術上的合作,如科大一月時便與其達成戰略合作。他透露,面對中美關係緊張,華為早前亦主動提醒,將合作暫停或放緩,免得觸動美國神經。

  美國早前又加強審查簽證申請人的背景,新要求需要填報社交平台帳號,黃廣揚以自身經歷證實,華裔科研人才申請美國簽證的確比從前更繁複,「兩個月前我以私人原因到美國,一見我做科研機構就問得好詳細,包括做了甚麼科研項目、有無發表學術文章、跟美國有無合作等。我在社交平台發表過甚麼他們都要看。」他說,美國作為世界科研強國,此舉確令不少合作項目、甚至科研會議受到阻礙。

  「電氣與電子工程師學會」(IEEE)禁止華為員工參與該會出版、審稿和編輯工作,其後又解除限制,同樣令業界嘩然。LSCM研究及技術開發總監鄭進雄作為會員亦感不妥,他說IEEE是全球最大的工業界學術組織,吸引全球工程人才加入,會員都以私人時間,義務進行編審工作,學術風氣濃厚,非以商業動機發表論文。

  黃廣揚批評:「華為在5G絕對是世界三甲,IEEE限制華為員工,在5G專利上缺少了兩、三成參與,別人的科研成果難道你不看?你稱自己為國際科研組織,又做了別人的政治工具,會沒有公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