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條例修訂觸礁後遺症未散,繼上周包圍警總後,有示威人士又發起「接放工」,包圍稅務局大樓。這些不合作運動滲入社會,以日常運作為目標。在街頭抗爭運動遍地開花,沒有大台話事下,究竟日後如何發展,似乎誰也說不準。

  圍政總自來自去

  上星期大專學生因為政府對他們提出的幾項訴求沒有正面回應,發起了遊行示威,由包圍政府總部,佔據馬路,變成包圍警總。示威者包圍政府總部有前科,政府為免激起衝突,索性暫停開放,高掛免戰牌。政總暫停開放,對處理工作有影響,但因為屬文件性質較多,影響時效性不算太明顯。

  相對包圍政總,包圍警總引發出新問題。首先是警總有提供報案服務,突然被圍,令這些有時效性的服務受影響。再者,警察屬紀律部隊,本身就是執法機構,被人圍堵以至封閉監察電視鏡頭,塗污外牆等,有違法的性質。若然執法單位不執法,權威性受挑戰,示威者的做法有挑戰警方底線的味道,應該如何回應?

  在警察總部被圍期間,救護車施救出現困難,當時的緊急通道被阻,若有天災人禍,有可能會發生嚴重意外。

  黃之鋒被喝倒采

  過往,遇著這類事件,警方或當局會和主辦單位商討,在避免發生亂子下,通常大家會協調出一些方法,防止出事。不過,上星期包圍警總,就發生沒有大台,難以協調的境況。

  當日大批示威者遊行,佔據馬路,後來人群轉向警總。從電視鏡頭所見,參與遊行的香港眾志黃之鋒曾高呼包圍政總,但人群是否因此轉向呢?只能答不得而知。從後來黃之鋒臨場想搞公投,決定是否撤離,結果被人大喝倒采,可見現場根本不接受大台或昔日大佬的指揮。最後,示威人士在凌晨散去,究竟背後是有組織抑或是透過呼籲自發呢?總之,應該就不是原來指揮開群眾活動的頭面人物。

  街頭的抗爭活動碎片化,在網上有不同人士發出不同呼籲,現在風頭火勢,大家似乎覺得沒有問題,但當日子久了,誰能代表運動呢?

  不合作隨意味濃

  現時,街頭不合作運動已展現一定的隨意性,而且對公眾不無影響,這些組織鬆散的群眾活動繼續發展,就會出現各種可能,引發的分歧可能愈來愈大。

  在佔領運動中,大台開始的時候仍然可以發號司令,其後連發起人之一的戴耀廷都承認,事性根本不受他們控制。今次反修例遊行開始時就沒有大台,當由集體上街演化成不合作運動,動向恐怕更難預測,像黃之鋒這些昔日的領袖,可能也變成只能隨大流的追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