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芝商所高級經濟學家Erik Norland發表經濟報告,預計早前五月份美國對中國2000億元貨物上調至25%關稅,會導致中國GDP下降0.33%,並推算若進一步對額外3000億貨物實施25%關稅,中國GDP或再下調0.5%。此外,他認為中國將傾向採用減稅等財政政策手段刺激經濟而非減息措施。

  Erik Norland指出,去月美國向中國2000億元貨品由10%關稅增至25%,最樂觀情況是中國GDP下降0.33%。美國方面,該輪關稅措施有可能對美國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帶來0.13%升幅,同時會減少美國企業整體盈利約1.5%。至於最新一輪關稅進展,特朗普威脅會對中國其餘總值3000多億美元貨品徵收25%關稅,倘最終落實,報告預期此舉會令中國GDP增速減少0.5%,同時影響美國CPI上升0.2%,減低美國企業整體盈利2.2%。Erik Norland指出,關稅之下中國並不是完全受害的一方,因部分稅項是會由美國消費者和企業分擔。他續指,目前市場有機會誇大貿易戰因素對中國經濟的負面影響,強調中國是多元化經濟體系,由出口經濟逐漸轉型至內需和服務行業,而後兩者佔比過去一直增加。

  針對人民幣貶值情況,Erik Norland認為人民幣有序貶值能有效抵消關稅對經濟的部分衝擊,不過貶值亦帶來副作用,例如導致當地物價上升和影響投資者對人民幣的信心。他表示,中國雖然有不同金融工具去應對貿易風波,但始終傾向使用減稅等財政政策刺激經濟,而非貨幣政策。他稱,中國央行拒絕採取減息措施是希望避免人民幣貶值過快,同時減息或令早已債務高企的企業債務問題更嚴峻。報告補充,去年中國公私營機構總債務佔GDP比重已上升至超過250%水平,超過美國和歐洲,情況令人憂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