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警務處處長曾偉雄作風硬朗外,另一特色就係多金句。最近警方應付衝突場面慘成夾心人,因為政府敗退成為狙擊對象,有人甚至要追究警方,要求道歉。做過一哥的曾偉雄就出來力撐舊同僚,直言動輒叫人道歉似乎變成風土病。

  逃犯條例修訂行差踏錯,特首及問責團隊要再三致歉。不過,道歉不是沒有成本,不能做得太濫,好似有公務員團體突然發信叫疑似用粗口痛斥特首的建制派議員麥美娟道歉,好明顯就可以納入染了風土病一類,究竟這個要求在公務員中有幾大代表性亦成疑。

  等同再摑特首一巴

  兩個公務員團隊發聲明請麥美娟澄清有無用粗口問候特首,仲話若然有就要道歉,因為無論特首、問責官員或公務員都不應被人問候。政壇高人睇完後直言,這個聲明邏輯混亂,令人懷疑背後是否有人發功。

  首先,麥美娟與特首會面雖然有很多人出席,但是閉門進行,有無用粗口表達不滿,都不能苛責,特別係特首事後已就修例道歉。閉門會面內容根本無需要交代,硬要麥美娟澄清,若然證實了,是不是等同再摑特首一巴?

  聲明話,特首或公務員都不應被人用粗口問候。高人話此話概念根本不清,特首或問責團隊是政治官員,與公務員執行公職不一樣,兩者不應該混淆。警員執法被人問候尚且要忍,問責官員做錯決策被議員閉門痛斥,不是希望對方道歉,而是深切反省,看看如何修補關係。

  早前,民主黨主席胡志偉公然在立法會罵特首「死八婆」,公務員工會都曾發聲明譴責,但當時場合是公開,最重要是胡志偉事後根本聽而不聞。

  工聯大姐力撐正確

  今次麥美娟傳出痛罵特首事件,有工聯會大老一度表示異議,這是從大局出發支持特首。另一方面,麥美娟的做法除了替建制派消消氣外,同時也有代表持份者和市民表達不滿的作用,有政治上的平衡作用。聽聞其後工聯會兩位大姐都認可這種做法,作為愛國愛港的中流砥柱,公開會支持特首施政,在幕後就有責任進忠言,用語激進是表達方式之一,有量度的執政者應該是欣賞而不是介懷。

  由於修例事件令社會怨氣沖天,公務員團隊因此成為出氣袋,這種情況令人關注,有識之士都期望社會能盡快回復理性。在這個氣氛下,建制成員是其是、非其非,又豈會因為用辭是否守禮而要動輒道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