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芭蕾舞團全新編舞的《春之祭》(《The Rite of Spring》),在香港文化中心作全球首演。女舞蹈員口裏叼着紅玫瑰,男舞者瘋狂地互擲黑玫瑰,被犧牲奉獻的處女被釘在牆上,幾幅巨牆紛紛崩塌 一幕幕充滿隱喻之舞,極為震撼,是本港芭蕾藝術傑出之作。

香港芭蕾舞團委約江上悠(Yuh Egami)和Ricky Wei(胡頌威)聯手為《春之祭》編舞,由香港管弦樂團演奏史特拉汶斯基的音樂。本地兩隊優秀藝團聯手演出,舞迷和樂迷都雀躍。舞迷想一窺繼《卡門》(《Carmen》)和《波萊蘿》(《Boléro》)之後,江、胡二人最新的編舞構思;樂迷不會錯過被形容為二十世紀最傑出樂章之一的《春之祭》。

大帳幔拉起,台上一片昏黑,幾名女舞者躺在地上,倒頭向着觀眾,每人口含紅玫瑰,隨着朝氣勃勃的音樂,四肢緩緩舞動,似泥中的種子感知春臨大地,發芽生長,生機煥發,舞姿趨向繃緊,似擺不脫某種力量的束縛。

一批男舞者登場,男女激烈起舞,男從女口中含過紅玫瑰,生命在繁衍……原始族群挑選一名處女,獻祭給大自然,最後她被釘在一幅巨牆上……

其後,一群男舞蹈員口中含着黑玫瑰登場,跳起衝突感強烈的群舞,互相投擲黑玫瑰。奉獻沒有帶來平安,反而鬥爭不斷,最後五幅巨牆相繼崩塌,發出隆隆巨響,男舞者癱倒台上,白玫瑰從天灑下,淒美落幕。

在指揮家添.梅利(Tim Murray)帶領下,香港管弦樂團奏出《春之祭》樂韻中的原始氣息、突如奇來的重音、強勁的節拍,配合台上男、女舞蹈員以精湛舞姿刻畫在極端情況下的人類情感,意境迭起,詩意滿盈,極為撼動。港芭這個《春之祭》新編舞,比起歷來經典名家的《春之祭》作品,毫不遜色。

江上悠和胡頌威在演出後與觀眾對談,在他們構思《春之祭》時候,自問這個經典芭蕾舞在現代有何意義?他們想到春天應該滿眼青綠,人們應該看到大樹與藍天,但事實不然,污染嚴重,他倆想通過《春之祭》,人們採取補救行動。聽他們一席話,原來舞影中有深意。文:劉國業 圖:Conrad Dy-Liacco、香港芭蕾舞團

文:劉國業 圖:Conrad Dy-Liacco、香港芭蕾舞團

劉國業,新聞從業員,酷愛表演藝術,常穿梭於各大場館,以文字記下觀賞感念,回味接近真善美的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