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看似尋常,卻擁有奇特本質,在液態與固態之間的玻璃,既堅固也脆弱,更重要是玻璃除有晶瑩剔透的姿態,還能呈現不同的花紋色彩,美國藝術家Dale Chihuly便以這些特質創作許多精采的玻璃藝作,在其家鄉西雅圖的Chihuly Garden and Glass玻璃藝術館,便可賞遍一眾奇詭艷麗、天馬行空的作品。

  玻璃藝術家Dale Chihuly的名字,大家也許有點陌生,只是說到他那色彩幻麗的玻璃藝作,許多人或許都有深刻印象,我過去便曾在拉斯維加斯Bellagio酒店、杜拜Atlantis酒店及新加坡名勝世界,欣賞過Dale Chihuly的巨型玻璃藝術裝置,每次均被艷麗奇詭的強烈風格震懾,印象難忘。這趟來到他的家鄉美國西雅圖,當然不能錯過前往以這位玻璃藝術巨匠為的主題的藝術館Chihuly Garden and Glass朝聖。

  這家在2012年開業、位於西雅圖地標太空針旁邊的玻璃藝術館,稱得上是一座「玻璃之城」,全因館內收藏的盡是Chihuly多年來的心血結晶。不說不知,這位玻璃巨匠一生坎坷,年少喪父,高中輟學,卻因學懂吹玻璃而改變人生,憑藉天賦才華及視野,Chihuly在意大利威尼斯玻璃工藝之島Murano學藝後,便將玻璃藝術帶入一個新境界。

  現在置身這家藝術館,許多藝作都教人驚艷,好像甫進場便可看到的《Glass Forest》,是他早年利用霓虹燈效創作的作品,已能讓觀眾們感受到Chihuly的流麗特色,該館職員更表示Chihuly的玻璃藝作,均會盡量透過控制火喉及地心吸力,讓作品自然成形,形成流水行雲般的美態。

  欣賞Chihuly的作品,不能不以賞心悅目來形容,我由注入印第安織毯及藤籃元素為設計主調的Northwest Room,到將玻璃藝作化身成為海洋生物的Sealife Room,每進入一個展廊,艷麗程度幾乎便要提升一級,當來到重點藝作之一《Persian Ceiling》所在的展廳,色彩悅目度更幾乎達到「爆燈」狀態,只見天花滿布色彩紛陳的玻璃飾品,當中除有大量玻璃花色,更有可愛童趣的Putti玩偶,在燈光影照下滲出如畫板般的繽紛色調,叫人看得入迷。

  在漆黑展室中展示的許多作品,包括以自然花卉及植物為靈感的《Mille Fiori》、滿載海洋氣息的《Ikebana and Float Boats》、猶如水底珊瑚的巨型色彩玻璃吊燈《Chandeliers》,眩目程度均各具特色。

  可是要顯示出吹製玻璃的艷色及層次感,原來不一定只有在黑暗環境,我後來看到該館的另一代表作《Glasshouse》,矚目程度同樣叫人喝采,只見偌大的溫室中懸着一座長逾一百呎的鮮紅巨大玻璃花藝裝置,在明淨的透明玻璃襯托下,更覺賞心悅目!參觀溫室後,更別忘走到戶外花園一遊,偌大的園地除植有不同顏色的花卉及植物,花叢中間更夾雜許多色系相近的花狀玻璃裝置,外表實在幾可亂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