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十年是香港藝術市場的「黃金十年」,拍賣、博覽會和畫廊全部急速發展,十年人事,畫廊市場何嘗不是?

  根據2012年成立的香港畫廊協會的資料,會員有五十多家,尚不包括非會員機構,估計香港的大小畫廊數目超過一百多家,不少是外國頂級畫廊,幾乎全部都是在過去十年內進駐香港,很多選擇了黃金地段中環和上環一帶,一棟畢打行就有六家,加上H Queen's落成,形成香港特色的全天候「垂直式畫廊遊」,對愛逛畫廊的朋友來說實在是大喜訊。不過,隨着畫廊愈開愈多,香港租金直線上升,畫廊開始另闢天地,西營盤、柴灣變成另類選擇,不過相比之下,香港仔一帶似乎更成氣候,規模漸大成為另一個畫廊集中地,稱為「南港島藝術區」。

  從2013年寥寥數家零星工作室到今天,黃竹坑、田灣和香港仔一帶已經聚集了十九家本地和國際畫廊,加上藝術家工作室和藝術機構,組織成「南港島藝術區」,推廣區內活動,最大型的是每年3月和9月舉行的南港島藝術日。十九家畫廊中有從中環搬到南區的,包括德薩畫廊以及剛在今年3月進駐的比利時畫廊維伍德(Axel Vervoordt)。

  維伍德畫廊2014年在中環娛樂行開始業務,今年搬到黃竹坑,畫廊創辦人鮑爾斯.維伍德表示以十分之一的租金得到兩層高的空間感到非常滿意,「新的空間的室內面積和樓底高度讓我們有更大策展自由,連窗外的景色也構造了整體效果,我非常喜歡。」相比中環,黃竹坑的人流還是較少,不過鮑爾斯認為沒有對畫廊的業務有任何影響,「我們很多客戶預約參觀,業務較少來自一般訪客,所以地點改變沒有甚麼影響,何況從港鐵站走到畫廊才五分鐘,也很方便。」

  維伍德畫廊的空間在寸土尺金的香港確實難得,除了面積和樓底,工業大廈的結構比起市中心的甲級寫字樓有另一種藝術氛圍。維伍德畫廊第一層的牆壁全部掃上白色,二層就換成深灰色,既是一個畫廊又是兩個獨立空間,策展的彈性更大,就像目前畫廊的展覽,第一層是已故德國藝術家萊蒙德.吉克(Raimund Girke)一批接近單色畫的作品系列《不如守中》,他的作品以白色為主,先在畫布髹上藍、灰等深色,然後一筆一筆以白色「掩蓋」,有些作品出現如幾何圖的線條,有些變得抽象,有些甚至被全面白色掩蓋,雖然是簡單的幾種顏色,但十分有層次,藝術家表示運用白色猶如冥想,而他又深受老子道家陰陽機制和宇宙觀思想影響,黑灰凸顯了白色,相對於所謂「留白」,白色在吉克的作品中成為主體核心,而他的創作技法又衝破了單色畫的限制。整體作品與畫廊的空間、色調以至窗外自然景色配合相得益彰。第二層是畫廊代理的其他作品,作品色彩豐富,與第一層的風格形成強烈對比,空間的轉變讓觀眾更容易投入作品中。

  維伍德畫廊十年前在比利時成立,歷史不長,但家族卻是有多年經營古玩生意的經驗,對香港十分熟悉,選擇在香港拓展當代藝術畫廊業務當然是看好本地市場,不過鮑爾斯坦言香港的經營成本的確很高,而且近年藝術發展過分偏重市場,對本地藝術家發展未必是好事,他半開玩笑說:「年輕藝術家要在香港發展,恐怕要很有錢!」遺憾地,他說的確是事實。

  回想過去十年香港藝術市場大熱,無疑推動了藝術發展,城中多了高水平的畫廊與藝博會,愈來愈多市民入場觀賞,大館每逢假日人山人海,媒體多了版面介紹,然而,藝術的核心──藝術家──的發展機會是否成正比?晃眼之間,又一屆藝術專科生畢業了,當中立志成為全職藝術家的相信有不少,實際能夠負擔的有幾人?當然每一個人都需要為自己的事業努力,不過在藝術市場一片風光之際,我們的資源其實不少,無論是畫廊或是政府,希望業界能夠為他們提供更多機會,讓年輕藝術家在起步階段得到足夠養分。

文:蘇媛 圖:維伍德畫廊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