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暫緩,動向最受關注的當然是特首林鄭月娥,除了特首外相信就輪到警務處處長盧偉聰。任內先後面對旺角暴動和金鐘的衝突,有紀律部隊中人形容,一哥是「咬糧」前硬啃「豬頭骨」。

  不可能選擇撤退

  盧一哥任內面對兩次大型衝擊,相比之下,金鐘的衝突平息較快,然而,政治上的處理卻更為棘手。由於特區政府由硬闖改為暫緩,反對一方迅即佔取道德高地,警隊即時承受巨大壓力,身為部門主管的盧偉聰要兩度解畫。

  有紀律部隊中人說,一哥處境如夾心人,一方面承受反對修例人士的批評,同一時間,又要考慮警隊內部士氣,無論過分強硬或軟弱,都會即時惹起不滿。

  今次金鐘的衝突中,警方使用橡膠子彈和布袋彈。有消息說,當時警方面對部分激進示威人士的進襲,只能有兩個選擇,一是使用武力擊退;或者是撤退。若然決定撤退,就有可能會令政府總部失陷,出現這個結果,立法會會議固然無法進行,亂局若然失控,可能引發使用更強武力的傳言,氣氛會即時變得非常緊張。再者,警隊無法保護政府總部,對其形象影響很大,在這些考慮下,使用武力守住防線似乎是唯一選擇。

  延任一年啃硬差

  消息人士說,警隊若不能後撤,高層也要考慮前線的安全,容許使用適當武力。當示威者向前衝時,使用催淚煙根本無法擊倒進攻。而在遠距離使用橡膠子彈比近距離使用警棍是較合適的做法。

  在衝突過程中,警務人員都有受傷,有前線警員雖然戴上頭盔,依然被擊中倒下。警員隨身拍攝的片段,不少錄得了過程,但為免影響日後的司法程序,所以警方至今很少披露這些片段。

  香港的司法制度,警方是執法者,檢控由律政署負責,審判由法院負責,各有分工,而且有透明公開的程序處理,走完整個過程可能都需要一段時間,盧一哥在離任前當然要盡量處理,做好善後。本來,盧一哥去年底應該退休,但考慮到交接安排延任一年。正常情況下,高官退休前多數是坐定定,沒想到他在任內最後的幾個月,仍然要啃硬差事。

  金句成挖苦題材

  盧一哥在召開記者會時,遇到前線記者不滿在採訪衝突時遇到的對待。他在作出道歉時認真地叫大家不要笑,強調自己對新聞界一直最尊重。他的「金句」很快成為網民挖苦的題材。有紀律部隊中人相信,這是他心中真正的想法,因為在他任內,投入了不少資源,希望搞好警隊形象。他對現屆政府上場後的和緩政策也頗認同,內部有人會把他視為「鴿派」。當然,無論個人作風如何,做得一哥就有責任所在,一天未離任,一天都不能隨便示人以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