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修訂條例在政界引發政治風暴,接連兩個星期有大批市民上街遊行,矛頭直指特首林鄭月娥。面對洶湧而來的政治巨浪,現屆政府最急切要考慮是如何平復市民的怒火,同時防止災難蔓延向其他政策範圍。

  大力道歉冀降溫

  由台灣殺人案觸發的引渡修例在各方不滿下難產。上星期六,林鄭舉行記者會正式宣布法例暫緩,雖然如此,但發起遊行的民陣拒絕收貨,要求撤回議案。從政治常理判斷,在百萬人上街和爆發上周三的街頭衝突後,現屆政府根本不可能重啟立法,暫緩與撤回實際上分別不大,反對派的要求是象徵大過現實意義。

  反對陣營挾民意而來,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再出來打圓場,向媒體表示暫緩等同撤回,又透露林鄭將會不止一次致歉,務求令事件降溫。

  陳智思形容今次修例,政府是完全失敗。他的說法符合現況,因為今次事件令推動議案的班子幾乎陷入孤立,反對派固然大力反擊,建制派的非議聲同樣不小,事態甚至可能禍延。有建議認為既然修例是由特區自行提出,中央應該切割,但看現時勢態,中央仍然希望對現屆政府作出必需的支持。

  填海撥款幸過關

  特區政府意圖強推立法,落得全面失陷的結局,後悔不起積極作用,向前看是盡量減少損失。認錯道歉,讓市民消消氣似乎是其中一個方法。從最高層角度,這樣做除了可以減低因為修例引起的摩擦,同時可以減低火頭燒向其他重要政策的風險。

  早在反對意見不斷升溫,政府準備硬闖時,據聞林鄭在撤與不撤之間,一個考慮是施政威信。當時她擔心一旦妥協,會影響管治,甚至可能波及「明日大嶼」等大計的推行,最後她當時沒有轉軚。現在看來,這個想法就成了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接受外媒訪問時所說,錯過了改變事態發展的時機之一。

  逃犯條例在澎湃民意下被拉倒,影響之一是日後如何處理其他有爭議的政策。像「明日大嶼」提出後,受到社會不少人,特別是年輕人的反對,現在修例因為群眾壓力受到全面挫敗,往後「明日大嶼」再遇反對又是否強推呢?短期而言,可幸的是「明日大嶼」早前已經因應批評縮減規模,同時五點五億元的前期研究撥款已經通過,計畫可以不受影響繼續進行,以待日後再議。

  最怕墮惡性循環

  逃犯條例的法律漏洞存在多年,今次修例失敗,日子可以像往常一樣,看來沒有很大逼切性。然而,造地建屋或其他重要的民生政策,如果不解決,影響可以很快浮現,屆時可能令施政陷入惡性循環。當政府因為一子錯陷入弱勢後,如何力保這些措施能夠順利推動,是即將要處理的另一項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