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養不教、父之過。」這句摘自《三字經》,如何教好子女是一門深奧學問。本身從事機電工程的「五十後」韓宗博,一度認為提供物質已盡父親責任,面對終日沉迷電玩的兒子,屢勸不改,他曾激動地打碎電腦屏幕阻止。最後,他選擇重啟人生,放棄每月最高二十多萬元的收入,先行報讀再培訓課程轉行投身飲食業,數年間由洗隔油池升職至廚房總管,以身教扭轉兒子的「廢青」命運。現時兩父子合力經營餐廳,「咿咿哦哦無用,做成績畀個仔睇,我由零開始都做到,你咁多青春點會唔得?」

  現年五十歲的韓宗博,原本從事機電工程,每月最高收入可達二十多萬元。為買樓、養妻活兒,他常到內地工作,相隔數個月,甚至半年才回港陪伴家人。約七年前,阿博回港發展,發現兒子與自己想像大相逕庭,「我成日話個仔似女人坐月!不讀書,每日睡醒便打機。」他發現,物質以外,子女亦需心靈上的支持,見兒子對廚藝感興趣,不理太太反對,決定以身作則,二○一二年報讀再培訓局「初級中式烹調師課程」轉投飲食業,由零開始學習。

  二十二歲的兒子韓子俊形容自己當時是個「廢青」,中四後轉讀職訓局課程,但因出席率不足未能畢業。他為打機廢寢忘餐,曾三日不眠不休、不吃不喝,將自己鎖在房間內打機。子俊對學業提不起勁,更沒有想過將來,「想打War Game,同學可能要自己兼職買,我同爸爸講便有全套裝備。我覺得就算不工作,有爸爸就得啦,有他給錢我,我想要甚麼都給我。」

  不過,韓宗博認為兒子不能無止境依賴自己,他終有一天會離世,留下的積蓄亦終有一日會用完,遂施以「經濟制裁」,兩父子衝突漸多。阿博想努力做好榜樣,一二年底從ERB課程畢業後,由低做起,入行首年到連鎖快餐店的燒味工場工作。最初只負責洗油池等厭惡性工作,又要在寒冬下徒手串起急凍叉燒,每日清晨四時上班,勞碌十二小時,月薪僅得一萬多元。

  阿博曾想過放棄,但仍深信兒子會看到自己努力而改變。一年後,他學懂如何製作燒味,便轉到酒樓學劏魚,每天工作至手腳腫痛,步履蹣跚,回到家中竟見兒子態度依舊,非常失望,一怒之下用行山枴杖敲破電腦屏幕:「我做得咁辛苦,返到屋企仲見到你打機,浪費青春!我為乜?」

 這次終於敲醒了迷惘的韓子俊,沒有電腦,他靜下來思考人生方向,知道父親用心良苦,心裏亦不好過,「見到爸爸劏魚手腫腳腫,回家要浸鹽水,行路又一高一低,會心痛。」一星期內他便報讀與父親相同的再培訓局課程,決心學廚「脫廢」,一四年正式進軍飲食界。

  父親阿博聽罷,激動回應:「這句你為何不早一點講?」記者與二人同聲大笑,兒子搭搭父親膊頭,靦腆道:「要做到先講㗎!」兩父子在飲食界中各自努力,阿博主攻粵菜,子俊則做西餐及日本菜式。去年起,更一起合力經營「四爺」品牌,分別於灣仔打理車仔麵店及於元朗一間會所開設粵菜餐廳。父親節雖在工作中度過,兒子透露將炮製二人共同創作的菜式「星洲炒飯」,感謝父親不離不棄。